塞班強姦案4月1日

早晨我聽到任萍和室友說話的聲音醒了,問任萍:“李曉華來接了嗎?”
任萍:“來了,不過教練知道我一夜沒睡,拒絕授課。”
我:“那就睡覺,改天再學。”
她:“鬱悶,睡不著,去賭場發洩一下。你陪我一起嗎?”
我:“不了,今天是傳教士來授課的日子。”

任萍獨自出門了。我起床洗澡、吃飯、預習聖經、傳教士來授課,一上午就這樣過去了。我暫時想不起來下午有什麼事,不是在公寓做一些日常小事,就是去賭場陪任萍。晚上6點多,傳教士按約定開車接我去一位耶和華見證人的家中,一起吃了晚飯,玩了聖經知識搶答,欣賞一位弟兄演奏小提琴,聊了見證人在新加坡傳教的一些趣事。 9點多,傳教士夫婦開車送我回了公寓。

我回公寓後沒有見到任萍,就去賭場勸說她休息。
任萍:“確實需要休息了,這幾天休息少了,感覺特別累,你再陪我玩一會兒,我喜歡徹底累了再休息。”
我又陪伴了她一會兒,摸不清她到底什麼時候休息,就不想等了。任萍曾經想要在賭場刷卡消費,被告知不可以刷卡,當時她說過只可以消費現金太危險了,這樣凡是從賭場走出去的人,大家都知道身上有現金,招劫匪。我當時承諾以後有空就來接她一起回公寓。我這幾天確實遵守承諾,但僅限有空,我有自己的生活,不能只是守著她。
我:“我太累了,先回去休息,你想回去時就微信我,或者乘出租車。”
任萍:“放心吧,我獨自旅行兩年了,懂得注意安全,再玩一會兒就微信你。”
我回了公寓,遇到鄰居小王。
我:“今晚別鎖門,任萍還沒有回來而且沒有鑰匙。”
小王:“好。”
我:“除了你和沈姐習慣深夜回來,沒別人了吧?”
小王:“沈姐好像這幾天沒回來住,我給她微信留言別鎖門。”
我:“謝謝。晚安。”

洗澡後躺床上檢查一下留言,李曉華又在問我和任萍的行踪,她說過任萍是她擔保入境的,對任萍的安全負有責任,所以我一直都如實回答,這次也不例外。然後她抱怨任萍徹夜賭博,害她失信於潛水教練,我也一起抱怨了,還透露了任萍的審美觀給李曉華,覺得她想介紹女朋友還是男朋友用來討好任萍就去討好吧,總比一直熬夜賭博好。然後將手機鈴聲調最大,就睡覺了。

睡夢中,聽到客廳的門響,就去檢查一下,樓梯的燈是開著的(平時一般關著),我從窗戶看到外面沒有人,敞開門朝樓下方向喊了幾聲:“剛才是誰?有事嗎?”之類的,沒有人回答。就關上門,又打開檢查一下沒有反鎖,帶上門,關上樓梯燈和客廳燈回臥室了。看了一下手機,沒有留言,手機顯示的時間是凌晨2點多。我喝了杯水,有點若有若無的苦味。前陣子我天天喝檸檬水,這幾天忘記買檸檬,茶几擺著的涼水瓶裡只是純淨水,我覺得可能水沒問題只是我不習慣喝純淨水了,要么就是被煙薰得味覺不正常,這幾天經常去賭場聞了不少煙味,回到公寓鄰居們的煙更過分,雖然只有寥寥數人吸煙,但是味道比賭場一大群人吸煙還嗆,不知鄰居們吸的是廉價煙還是別的原因,沒多想接著睡覺了。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