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強姦案3月26-29日

3月26日上午起床後,我去賭場接任萍的半路上,把迷路的任萍接回了公寓。她說只迷路了幾分鐘,想再走走如果找不到才聯繫我,結果正好碰到我。任萍睡了一上午,我在旁邊的床上躺著用手機看小說。中午我們去賭場玩到第二天。

(後來還有一次任萍上午自己回來,說凌晨在賭場外面的石頭長凳睡到天亮,因為晚上不敢獨自走回公寓,可又不好意思叫醒我去接,覺得賭場有監控是安全的,就湊合著睡長凳了。我問她為什麼不乘出租車,她說不知道怎麼向司機描述公寓的地址,晚上容易迷路,白天尚可嘗試著找路慢慢走回來。我承諾,以後多晚都要叫我去接,我不怕打擾,中途醒了再睡依然可以很快睡著。這件事我忘記具體哪天發生的。)

3月27日,從昨晚玩到中午,任萍繼續玩,我和李曉華去海關解釋自己的包裹是個人使用,不是用來販賣的。解釋後,拿到文件,去了UPS拿回包裹,返回公寓。此時大約下午2點多,我去賭場接任萍,任萍表示不累要繼續玩,我就自己回公寓拆包裹、把自己的李曉華的其他朋友的東西分開、約朋友來拿拼箱的東西、洗衣服等雜事和休息。

3月28日,我大約8點半起床,衝了澡換了衣服,臨近9點走到賭場。任萍說還要繼續玩,我就給了服務生小費5美元,請她主動給任萍送飲料,無須等任萍說要喝什麼,因為任萍玩的時候會忘記點飲料,只需要送沒有酒精沒有咖啡因的飲料就行了。然後我回到公寓預習,臨近10點,傳教士來授課。大約11點多結束課程,不久,任萍回到公寓睡覺,我在臥室用電腦打理網店,又看了一會兒書以及手機文字聊天。傍晚,任萍醒來,我們一起吃了晚餐,就去賭場玩了。半夜,我回公寓休息,任萍繼續玩。

3月29日,我醒來後去賭場勸任萍休息,她表示還要繼續玩。我沒有給服務生小費,希望她渴了會想起休息,然後我就回公寓忙自己的事情了,用電腦自學英語、打理網店、看書、聊天、超市買生活用品等等。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