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強姦案3月25日

我陪任萍從昨晚一直玩到今天上午,然後一起回公寓睡覺。臨近10點,傳教士來授課(我習慣隨傳教士李春女士每週二、四、六上午十點左右學習聖經一個多小時),我和傳教士學了大約一個小時,然後傳教士離開,我回臥室睡了一會兒。

中午我和任萍都起來了。
任萍:“對不起,我把血流床單上了。”
白色床單上有明顯的血跡。
我:“沒關係,我有十幾條床單。”
我打開衣櫃拿了一條紫色床單給她。
任萍:“你怎麼知道我喜歡紫色?”
我:“我只是隨手拿的,床單都在這裡,以後需要換就自己拿。”
任萍邊鋪床單邊說:“可惜那些不是紫色的,我一般玩三天睡一次覺,應該一條到走不用換了。”
我:“無所謂,反正幾條都是送洗衣房一筒的事兒,沒區別。你三天才睡一次覺,對健康很不好。”
任萍:“我只有賭博期間才這樣,平時可注意健康了,身體底子好,想玩時偶爾揮霍一下,揮霍得起。”
我:“月經期熬夜不好吧?”
任萍:“過去來月經時也熬過幾次夜,沒事,我就沒痛經過。”
我:“太好了,我也沒痛經的毛病,不知道怎麼照顧痛經的朋友。對了,來月經不可以潛水,會招鯊魚。”
任萍:“嗯,得跟李曉華說一下,過幾天再約教練,我月經一般4天左右。”
我:“得多推遲幾天,聽說不可以月經剛結束就潛水。不過我不清楚應該推遲幾天。”
任萍:“讓李曉華問問教練吧。”

任萍鋪完床單後,微信語音約了李曉華吃午飯。李曉華帶我們去了一家豬排有名的店,依然不是任萍想要的牛排,不過任萍還是很高興的樣子結了3人的帳。然後李曉華去上班,我和任萍在賭場玩了一會兒,李曉華又來開車接我們逛了塞班島,全程開車,沒有下車。晚餐時間,李曉華先接了她兒子,然後開車帶我們4人去了一家大型酒店,吃了自助餐,好像是每人三十幾美金,任萍結了4人的帳單。飯後,李曉華開車送我們回到公寓樓下,就走了。我和任萍沒回公寓,走去了賭場玩。玩到半夜,我回公寓睡覺,任萍還留在賭場。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