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強姦案4月13日

我收到任萍的留言,於是先去賭場門口見任萍。
一見面,任萍就開心的樣子說:“散心差不多了。我給了朋友幾百美元,讓他代我買零食,或許他會買更多,沒關係了,要是買更多我再給錢。咱們搬回保護中心,賠給她們。”
我:“你買太多了,那些人看起來不是佔便宜的人,她們很可能不要額外的。”
任萍:“餘下的咱們一起吃,你放心,我那朋友很有品味,不會買發胖的東西。我記性很好,一直記著該做的事情,你怎麼忘記帶我去教會?”
我把分開之後,11號發生的事情對任萍講了。
任萍:“你可能在害我,如果他們收買了心理醫生,誣陷我精神病,就麻煩了。”
我:“那就質疑檢查結果,由別的醫生再檢查,他們不可能收買全部醫生。”
任萍:“我真的受不了折騰了。”
我:“可是你的狀態,你認為正常嗎?你以前是愛好賭,可不是這樣賭的。”
任萍:“我會拒絕這裡的醫生,等配合完警方,回國自己請醫生,我又不差這點兒醫療費。你這些天住在哪裡?”
我:“借宿朋友家。”
任萍:“麻煩朋友不好,我給你錢,你住旅館吧。”
我:“你給我錢,難道就不算麻煩朋友了嗎?”
我拒絕了任萍的幫助,她給了我350美元,多出來的50美元說是取現手續費和我這幾天付的出租車錢冷飲錢,我就收下了。
我又把12號發生的事情講了,之後說:“昨天,李曉華本來口無遮攔,可我帶了手袋之後,她就不說那些話了,可能她怕錄音。你可以把手機借給我錄音用嗎?我昨晚故意沒給手機充電,現在電快沒了即將自動關機。我打算提前把你的手機放在包裡錄音,當她的面把自己手機關機充電,讓她以為沒有錄音。”
任萍:“算了,我累了,我本來不想放過任何一個傷害過我的人,可是,我實在快要崩潰了,就算她走運吧,也算那些鄰居們走運吧。再折騰下去,我不知道會不會連那個男人也放過,我實在太煩了。怪不得有些受害人不報警,原來這種案子這麼折騰受害人。”
我:“你我不該懷疑警方,否則根本不會這麼累。要怨,只能怨自己是中國人,在中國的生活經歷影響了思路。以後,只要不是在中國,甩開那些中國經驗就好了。”

我們去了周天超市,她簽名後領取了幾大包零食,我叫來出租車送我們到了醫院,然後聯繫了安全中心的工作人員。工作人員開車來接她,我把零食全搬上車,揮手和她們道別後,就走去Saipan Store見李曉華。

我先給手機充了一會兒電,隨後李曉華到了。
我對李曉華說:“我要錄音,你允許嗎?”我這樣告訴她,只是因為我也不想折騰了,我想:“告訴她錄音,她就不會說什麼奇怪的話了吧?希望能把事情正常結束。”
她同意了錄音,開始正常在計算應該退給我多少房租,可是竟然說沒有帶足夠的現金,向店員借錢,兩名店員都沒有借給她。
我感到荒謬,應該退多少錢每一筆都是有依據的,而且我也提前告訴她了總額。她沒有帶足為什麼還約我退錢?是不是有陰謀?
於是,我對她說:“你寫明白這是歸還淘寶代購墊付的錢,休想誣陷我在收買我做什麼事。”
李曉華:“你說話太奇怪了,馬上停止錄音,我不允許你錄音了,我要報警。”
我停止了錄音。
李曉華:“我要找房主來。”
我:“你沒理由騷擾那位夫人,這是你和我的事情,我和她沒有任何糾紛。”
李曉華:“那我報警。”
我:“理由呢?咱們對錢的數額沒有任何異議,你我現在沒有糾紛,你確定要騷擾警方嗎?”
李曉華:“我必須報警,你說話太奇怪了。”
我:“你那麼討厭住戶報警,自己卻報警這麼頻繁。你要報就報吧,反正是你在騷擾警方,而不是我。”
一個店員說:“我們這裡是商店,如果你們有任何矛盾,請換個地方。”
李曉華打了個電話,說是報警了。
我們去了隔壁店裡等了一會兒。

李曉華:“警察怎麼還沒來?我出去看看。”
她出門後,我等了幾分鐘,沒見她回來。出門一看,沒有她的踪影。我想,應該不至於拿報警這種事情撒謊吧?就回去又坐了半個小時左右,李曉華沒有回來。我去旁邊熊貓超市選購電話卡,見到一個號碼是自己喜歡的,就買了,然後返回借宿的朋友家了。

從此以後,我聯繫李曉華,她再也沒有回復過我的微信和whatsapp;我給她打電話,剛說了一句話,她就掛掉。我打算先租到房子,忙忙工作,等積攢幾個月生活費用和律師費,就開始起訴她。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