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班強姦案4月11日

清晨我醒來,點了兩杯飲料,但服務生只送來一杯。我把飲料推到任萍面前,說:“我要回去了。”
任萍:“好的,5點記得來找我,一起吃飯一起去教會。”

我就向安全中心走,走上山後迷路了。試了幾條岔道,都沒有找到正確的路。我知道這時最合適的做法是,走回醫院,在醫院借電話聯繫安全中心,可是我渴得走不動了。跑來一個亞裔老太太,我向她借手機。她指著自己說,日本人,不懂英語,對不起。
我說,沒關係。
她就繼續跑步跑遠了。

周圍沒人了,旁邊有一幢房子。
我去敲了門,一個比我壯三倍的土人男子開了門。
我說我迷路了,這個卡片上的電話可以幫助我,會派車接我。
我遞給他我從安全中心前台要來的卡片。
他邀請我進屋,我進屋後看到幾個小孩坐在餐桌前吃飯,卓上擺著一大壺冷飲。
一位老夫人給我一大杯加冰的飲料,我一口氣喝掉了。她又給我添滿。
一位年輕女士從男人手裡拿過卡片,撥打了電話,然後告訴我,對方要我去醫院等,將會在醫院接我。
我喝掉飲料,道謝後離開去往醫院。

我突然明白為什麼任萍會犯那麼簡單的錯誤,親身體驗過才知道,身體達到極限時,只要能解決目前的狀態,明知有危險也會去做。我這次的行為,和任萍上次的行為,本質一樣,無非我幸運,遇到一戶好人。

返回安全中心後,Rose問我,任萍在哪裡?
我不知道“賭場”這個詞怎麼說,拿手機查了詞典後,告訴她,在賭場。
Rose表情震驚,問我,在賭場? !你們昨晚在哪裡?
我說,在賭場,我可以解釋,任萍由於前天的體檢,精神受到刺激,回憶起恐怖的經歷,就用賭博發洩情緒,她需要心理醫生的幫助。
Rose說,我會幫助她申請心理醫生,但是你必須搬走,你違反了安全規定,你剛才洩露了這裡的位置。
我說,我迷路了,我找不到這裡的位置,我怎麼可能向別人描述我不知道的位置。
Rose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你們前天晚上也違反了安全規定。
我說,違反規定的是任萍,那天我沒有出門,怎麼可能違反規定?
Rose做了一番解釋,我沒有聽懂。
我說,如果我離開這裡,會遇到危險。
Rose說,不,你不會,你昨晚沒有遇到危險。
我說,任萍想要乘出租車回來,我必須阻止她,不得不留在賭場。
Rose說,無論如何,你確實違反了安全規定。
我說,我離開這裡確實有危險。
Rose說,遇到危險可以聯繫警察,但你必須離開這裡。

我返回臥室收拾行李,感到疲倦,想要躺床上休息一會兒,不小心睡著了。被房間內的對講機吵醒,Rose問我收拾好行李了沒有。我說,剛才休息時不小心睡著了,我現在就收拾。

我把自己的生活用品留了一部分給任萍,還有兩本聖經,一本中文,一本英文。我已經不知道怎樣幫助任萍,我不僅沒有幫到她,反而讓自己也陷入了困境,或許耶和華可以救助她。我留了五十幾美元的調味品在廚房,對一位女士說,轉告大家,我送這些給大家用,補償我過去吃掉的個人食物。然後拖著箱子去辦公室見Rose,她問我,想要去哪裡。我說,去最近的公共場所,要有監控的,我認為那樣的地方安全。 Rose開車送我去了醫院,她就離開了。

我找到醫院保安,說自己是一個案件的證人,但現在有一些誤會,無法住安全屋,需要他幫忙撥打911。又說,誤會可能是由於我的英語太糟糕造成的,如果有翻譯,請幫我聯繫一個中英翻譯。
保安請來了醫院的一位華人護士,我向她講了剛才的經過,她說自己是護士,並不是翻譯,但願意幫助我。
保安和護士撥打了911,電話裡只是粗略的講,並沒有詳談。

護士對我說:“2點警察會來幫助你,你可以在這裡等,我那時會過來幫你翻譯。”
保安問我需要咖啡嗎?
我說,水就可以,謝謝。
喝了一些水,我在長椅坐著等。時間1點左右。
半小時後,一位老夫人問我是否需要幫忙撥打911,我說已經撥打了,我正在等警察。
2點,護士來問我警察來了沒有。得知沒來後告訴我,她去工作了,警察來了告訴她。
我一直等到4點多,警察始終沒有來。
保安已經換班,這次來的保安請我離開,說這裡是醫院,不是庇護所。
我說,警方承諾2點來,但是沒有來,可以幫我問問原因嗎?
保安打了一個電話後瞪大了眼睛,對我說,你必須立即離開,馬上。
另一個保安說,你不要說那麼快,她是外國人。
保安說,她懂英語,她在裝傻,你知道她昨晚在哪裡待了一整夜?賭場!
另一個保安沉默了。
我問保安:“可以藉電話給我用一下嗎?我需要聯繫朋友或者出租車來接我。”
保安說,用吧,用完趕緊走。
我給傳教士李春女士撥打了電話,她沒有接。
我給一位只見過幾次面的新朋友撥打電話,說自己想要去王國聚會所。
她:“順路,我也收到了邀請函。”

見面後,她請我吃了飯,說:“你看起狀況不好,發生了什麼?”
我把事情經過對她說了。
她:“我還以為你遇到了經濟困難,如果是金錢的困難,我可以收留你,可是這件事,你的房東和鄰居太可怕了,我不想也陷入危險中。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我:“我不知道,我想先去參加耶穌受難紀念活動,這是我原本計劃要去的。”
參加了紀念活動之後,我對幾位熟悉的傳教士說出了事情大致經過,他們表示不知道怎麼辦,說自己從未遇到這種事情。我請剛才送我來的朋友,送我去最近的,有監控的公共場所,她送我去了一家洗衣房。我向員工要來密碼,聯繫朋友們尋求幫助,一位朋友願意替我暫存行李,我和她約了明天見面的時間。我給李曉華留言,告訴她,我明天要搬走所有的行李,請她準備好應該退還的錢。在旁邊超市買了電話卡,沒有見到喜歡的號碼,只是為了應急隨便買了一張。然後,在洗衣房的長凳上睡了一夜。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