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錢

今天發現被偷了600美元,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偷的。

這些美元是給中國打工者兌換人民幣換來的,他們想要匯款回中國,我想要從中國匯款來美國。於是,他們給我美元現金,我用自己在中國的銀行賬戶匯款到他們家人在中國的銀行賬戶,按照當天匯率匯款人民幣,雙方都節約了跨國匯款手續費,雙贏。

我討厭使用現金,之所以兌換一些放在公寓裡,是由於一些商家不肯刷卡,說銀行對商戶的POS機手續費太高,高達15%。我沒驗證此事,因為近期沒計劃做生意,將來若是有,一定得弄清楚,如此高昂的手續費太奇怪了。我原計劃學潛水,許多潛水教練不刷卡,只好準備一些現金。前陣子移民的事情不順利,沒有心情學,日常的消費都可以刷卡,就一直沒動用這筆現金。

塞班這裡,治安太好,人與人之間非常融洽,讓我失去警惕性,經常短時間出門不鎖門。一開始,回來時我還覺得自己這樣鬆懈不對,數一數錢有沒有少。後來覺得麻煩,就放在旅行箱裡,鎖上密碼鎖,每次又懶得鎖門,回來一看箱子沒事,那就不會少,不用數。這樣很傻,密碼鎖就像在說:“這裡有錢。”我抱著其實不相信會有賊的心態,明知傻還是做了。再後來,連看看箱子都不記得看。所以,從挪箱子到今天,具體哪一天被偷的,根本無從推測。

只能根據640元,被偷走600元,卡在夾層的40元沒有偷走,推測出,賊偷得很匆忙。而且,由於只被偷了錢,筆記本電腦等物品安然無恙,不像專業賊,這麼一想,開始懷疑鄰居。這種心態很不好,比金錢損失更糟糕。幸好,我早已對同居的美女告知過密碼,說過這現金隨便她花,不至於有懷疑枕邊人的念頭。

信息這麼少,毫無推測價值,那麼懷疑有什麼用呢?除了破壞友誼,沒其他效果。於是,我就對一個想要絕交的朋友,當面說,我懷疑是他偷的,其實我並不懷疑就是想要絕交。對其餘人,說起被偷,只說:不想懷疑任何一個鄰居,損失心情比損失錢更討厭,說說這件事不是要懷疑誰,只是提醒大家注意鎖門,自從來到塞班,我已經看了無數次人們短時間出門不鎖門。

同居的美女懊惱沒有花掉這些錢,我反倒安慰她說:就我這不相信本社區有賊的潛意識,早晚都要丟錢,現在丟600是好事,總比丟更多錢好。她說後悔沒讓我放在她的硬殼旅行箱中,當初看我放軟箱中時,也有種覺得這裡不會有賊的心態。

氛圍對理智的干擾很大。剛來塞班時,剛認識的朋友說,在塞班一定要防盜,因為塞班的偷盜太少,人們往往失去警惕,這心態使得反而比偷盜率高的地方更容易被偷。她剛提醒了我,就把車放在樓下,敞開著,裡面一堆我們剛買的食品和日用品,和我往二樓搬運。我說,就那麼敞著放樓下?她說,不會有人偷的。我當時覺得挺可笑,現在自己也做出了同性質的傻事。

以前看美國恐怖片時,總覺得編劇當觀眾是傻瓜,怎麼會有人把公寓鑰匙放在門前地墊下。這回,我到了一個人們經常忘記鎖門的地方,才知道電影還沒現實誇張呢。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