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是同胞

有些朋友驚訝我認為中國是敵國,卻經常替中國人說好話。比如,一位美國朋友對我說,那些中國人總是在公共場合大聲說話。 (或許我公開表示決心擺脫中國國籍的緣故,許多美國朋友不當我是中國人)我告訴她,中國盛行叢林法則,許多人在公共場合大聲說話,當一個人不這樣做時,就無法被聽見,這是環境造成的,而不是天性,離開中國後,對周圍環境敏感些,就會很快改掉這些惡習,不夠敏感就會慢一些,但終歸會改變。

我認為這位美國朋友很真誠,因為她先在電話裡直言不諱對當事人指出了問題,然後和我抱怨的。儘管她抱怨“那些中國人”,可是她對待中國人的方式,和對待美國人一樣,同樣是對當事人直說。我也不認為那位中國人有什麼問題,那只是對中國環境的被迫適應,隨著環境改變自然會改變。

我認為中國是敵國,可是中國人不是敵人。首先,我認為“中國人”這個概念是不存在的。是哪國人,最起碼應該在這個國家具有基本人權,但是中國公民在中國沒有基本人權。即使那些踐踏中國民眾基本人權的中國當權者,當他們權勢不再時,也一樣沒有基本人權。所以,我認為只有中國居民,沒有中國人。

再者,即使我順應大眾的用詞習慣,將中國居民稱呼為中國人,那麼敵人也只有踐踏人權的當權者,而不是大眾。中國政府是極權政府,它對基本人權的踐踏並不是中國民眾的民意。

再次,無論哪國人,哪國居民,都是人類。即使不因某國而認同為同胞,也因同樣身為人類而認同為同胞。我或許因為不認同中國,而不會對中國人有大的付出,但是理智的說點兒客觀事實,還是願意做的。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