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籍對我的心理壓力

昨天,我醉酒醉到救護車送醫院的程度。

我已經多年沒喝酒,我喜歡清醒,不喜歡醉。可是,最近移民的事情不順利,律師給的唯一建議是耐心等待。每一天的等待對我都是煎熬,我恐懼被送到中國。收到移民局的回復之後的這段時間,我都是在醉酒中度過的。之前醉得不嚴重,自己休息一下就行了。這次,和以往同樣的量,感覺醉得難受得快死,我從未這麼難受過,不想冒險試試能不能自己挺過來,就打了911。之所以打911,是因為我一直注重健康,自信不需要記憶醫院的電話號碼,結果這次需要醫院的電話來不及找,只好麻煩警察。

不知道為什麼同樣的量,這次醉這麼嚴重,可能最近讓內臟太辛苦以至於現在工作效率不高,也可能心理壓力一天天加大受到心情影響,通常心情不好酒量會降低。不管了,反正我決定不再飲酒了。心情不好時,用醉酒來逃避只會讓事情更糟;心情好時,我喜歡清醒。酒不適合我的喜好。

我對朋友們說過,我在塞班生活很好。照片、視頻都是真實的,其實塞班的風景比我拍攝得更漂亮,我沒攝影技術,用的還是手機而不是相機。我在塞班生活確實很好,可是中國一直都是我的心理陰影,一天不擺脫中國國籍,我就寢食難安,無論生活多美好,我始終無法輕鬆享受生活。

這次醉酒,讓我意識到,我的心理素質不夠強大到能承受中國國籍的程度,那麼,我應該有自知之明,既然承受不了,就盡快擺脫。即使我現在還未取得別的國籍來替代它,我寧可無國籍,也不想要中國國籍。反正,中國國籍給我帶來的不是安全,而是危險,我何必忍受它。最近,我會查詢和諮詢無國籍人士的生活方式,如果只是金錢方面的困難,我願意承受貧窮,我知道自己能承受貧窮無法承受中國國籍。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