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自己

自從離開了中國,我的很多想法和過去不同了。

信仰
不僅三自教會壟斷中國基督教,讓我對宗教恐懼,我不想因為信仰被逮捕。而且,身為中國居民,總是被政府怎樣怎樣,平時也看到新聞,同胞們被嫖娼死、被躲貓貓死,各種被政府怎樣怎樣,這些新聞還被政府屏蔽,得翻牆看外國媒體。使我聽到“被”這個字,就心情惡劣。於是,當我向基督徒表達對基督教的興趣時,對方說我被上帝揀選。我聽到“被”就下意識的覺得不是好事,這很不理性,並不是任何“被”都是壞事,只是在中國太多的壞事和“被”聯繫在一起,讓我很難理性。現在終於擺脫這些干擾,我就是喜歡耶和華,我想要瞭解更多。

性取向
我在中國時很確定自己只喜歡女人,離開中國後覺得性別不是障礙。在中國,由於政府把政府應盡的義務推向社會,許多企業管理者即使沒有性別歧視,卻不得不做出對女性歧視的決策:不僱女職員,或者降職位降薪水僱女職員,以彌補她由於生育給公司造成的損失。那麼,咱不生育可以嗎?當然可以,可是怎麼取信於公司呢?承諾不生育,這種合同是違法的無效合同,無法用簽合同來解決。我不知道怎麼解決這個問題,這件事情破壞了我的情緒,我無法用正常的心情去看待男人。可能我的天性是雙性戀,但極權扭曲了我的天性。

被停用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事情,我的喜好和過去不一樣了。於是,我在facebook更新了許多信息,還補充了許多信息,以往我不願意填寫高中在哪個中學等個人信息,我覺得填得愈詳細,愈增加了被逮捕的便利程度。現在,既然離開了中國,我想填就填,不用懼怕什麼。由於一股腦的更改和添加了太多的信息,我被facebook停用“更新資料”這個功能幾個小時。被停用,在中國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為中國的企業要服從極權政府,有時企業行為並不是企業行為,而是政府借企業的手,一旦被企業停用、禁用帳號,我不知道這是企業行為還是我要被政府怎樣怎樣了。

而在美國被停用,我第一反應是興奮。首先,這就是企業行為,不用害怕什麼。其次,如果停用得不合理,而且這家公司夠大,夠在乎名譽,我可能因此大賺一筆。很可惜,facebook對我停用得很合理,這符合早已公開的服務條款,提示得也很明確,由於我更改太多信息,我確實做了,facebook沒有冤枉我。處理這個問題的方式也是服務條款裡早已明確公開的,還很合理,就是禁用這一個功能一段時間,別的功能照常。太合理了,所以我很遺憾毫無理由去起訴以便賺一筆。

同樣是不起訴,我不起訴微信可不是因為合理。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