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出價值

有人搭訕我,表示極權受害者應該互相幫助,願意告訴我一些解決居留時間的合法方法。我正需要方法,就聊起來。可是他不說方法,問我是不是名人。我說不是。又問我會不會中英翻譯,文采怎樣。我說不會。最後問我,願不願意舉牌揭露中共。我說不願意。於是,他轉身就走,我說可以付諮詢費。他說自己不是律師不掙諮詢費,連聯繫方式都沒留,也沒說是哪個組織的,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說的這三樣,最容易做的就是舉牌子了。可是我就是不願意做。我覺得在中國之外抗議中國政府,除非是中共做了損害這里人利益的事情,或者中共官員進行政治訪問(洽談經濟合作就算了),否則純屬跑題。不違法,但是損害自己形象,顯得自己很懶得動腦子。

對當地人和遊客來說,最關心的是當地的事情,其他國家的事兒,除非是有用、有趣的,否則人家憑什麼關注啊。哪怕是有用的、有趣的,推銷也是個過時了的辦法,應該做的是營銷,讓人們好奇主動來了解,而不是傻兮兮舉牌,這種推銷是騷擾別人的眼睛。

對遊客來說,除了關心旅行目的地的事兒,還關心自己國家的事兒。但是,對中國遊客說中國政府,人家不信,覺得是騷擾;人家信,是害了人家,等他們回到中國,萬一不小心說出一些中共不愛聽的話,怎麼救?目標群體不應該是中國人,那麼努力展示有用和有趣吧。

可能是我見過太多成功營銷的案例,於是我不願意搞推銷。我信仰的基督教,沒人主動對我說基督教。一些人在基督教之外的領域做得很好,使我主動想要對他們了解更多,自然而然了解到信仰。他們不可憐嗎?在中國大陸,未經三自教會批准的家庭教會,會遭遇逮捕。而且,不信仰中共就無法獲得批准。但是,他們以展示魅力為主,不刻意說中共對他們做的事情。只要展示魅力,人們就願意主動了解更多,自然會留意到相關報導。

我的性取向同性,同誌群體也沒整天賣可憐或者抗議,同志驕傲遊行就是節日,有炫目的服飾、有盛大的表演、有簡單而有趣的遊戲讓大眾能參與、有歡聲笑語。同志不可憐嗎?經常遇到莫名其妙的敵視,各種破事主動找來。雖然我們有足夠的理由哭或怒吼,但我們不,因為這樣只能讓別人誤解更深。

而且,我認為幾個牌子無法承載多少信息量,適合一些顯而易見的事情,比如香港抗議人大釋法,就是抗議一件顯然違反一國兩制的事情,明確清晰。如果是一些,民眾無法看到的被暗箱操作的事情,把撲朔迷離的事情理智的描述詳細,讓別人得以有判斷依據,才有接受的可能。只是接受的可能,還要做到有用或有趣,才可以得以傳播。

我知道這很難,但簡單的做法效果是負面的,再難也得動腦子。我現在還沒想出來,他沒有給我機會。這是我的問題,我沒有預先將我這個觀點加工得有用、有趣、清晰。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