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可憐,愈沒人理睬

我在北京和一位朋友同住時,她很喜歡買衣服、鞋、包等。我們入住時,我的東西一個行李箱就拿過去了,她也是。換住處時,我的依然一個行李箱,她的卻要5個行李箱。下班有時間搬運時,正好是堵車高峰期,雖然一車就可以運過去,但是得堵車仨小時。乘地鐵搬兩趟,才一個小時。於是我們決定乘地鐵親自搬。

第一趟,我們倆拖著滑輪箱,經過有樓梯沒電梯的地方,我倆都遇到好心人幫忙提上去,由於比較重,不止一個好心人接力幫忙。

第二趟,我們沒用滑輪箱,她覺得容量不夠大,從旁邊工地要來倆蛇皮袋,容量是滑輪箱的2倍。這一趟,我們比上一趟更需要人幫助,雖然袋子本身比箱子輕得多,但是裝了2倍的衣物,總重量比前一趟重得多。更關鍵的是,沒有輪子!一路上,沒有一個人幫助我們。

我倆,人沒變,只是裝備變了,就如此大的反差。

或許這是小概率事件,後來我觀察其他人,也這麼個規律:愈可憐,愈沒人理睬。

我猜想這種現像有這麼幾種可能:

1、太可憐,讓人覺得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無力幫你,乾脆放棄;

2、太可憐,讓人覺得你在誇張,不信任你;

3、太可憐,你的情緒不穩定,說話沒有條理,讓人無法理解,或覺得你的認知有問題,無法認同你於是不幫你。

世界就是如此殘酷。

談及這件舊事,是因為我今天看到景點有法輪功的宣傳橫幅。我覺得法輪功的傳播品味糟透了。我說這句真實感受可能會引起法輪功信徒的反感,但我如果是那種可以為了利益說好話的人,我何必今天這種田地,我跪舔中共不就行了嗎?舔個最闊綽,能給予最多利益的一方不就行了嗎。如果這樣,我活下去也沒有意義,我就​​不是我了,相當於行屍走肉。

言歸正傳,我作為局外人,覺得法輪功的傳播方式太可憐了。或許這些事情是真的,但是愈可憐,愈加沒人搭理。既然人已經來到自由世界,有拉橫幅的時間,去開健身房不好嗎?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當你亮創傷時,相應就減少了亮特色亮個性亮魅力的時間。一群可憐人,和一群健身達人,哪個標籤更吸引人?

還有,即使搭理了,只是在導致更多受害者。中國國籍的人,做出違反中共要求的事情,有人身危險。對中國免籤的國家和地區很少,塞班島是幾個中的一個。十幾億大陸居民,就這麼幾個免籤的地兒,可想而知,塞班有多少中國人來。如果法輪功對他們的傳播成功了,才是禍事,這些人回中國面對中共,誰來救?

不止說這一個宗教,而是不止宗教,任何中共反對的事情,都這麼個道理。沒有營救能力,請不要傳播給中國人,只營銷給民主國家的公民就可以了。而營銷到民主國家,人家能理解這些可怕的受害情況嗎?人家國家正常,怎麼可能對淒慘的事情有同理心。他們怎麼可能想像得出極權政府可以無恥到什麼程度?他們只會覺得誇張、撒謊!他們還讓中國當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呢!他們更想要有趣味的娛樂吧?!

再就是,對當地沒好處。任何組織,與周圍組織多贏,才會達成良好的循環。在旅遊景點,展示與旅遊無關的事情,影響遊客興致,降低當地公民以及政府、企業的收入,這是在樹敵。為什麼中共作惡,卻要噁心別的政府。

並不是法律允許的事情,就可以做。得考慮一下是否有益。

有些宗教有漂亮的雕像、有些宗教有漂亮的花紋、有些宗教有宏偉的建築... ...許多能夠被人們所喜愛所流傳的宗教,都不止有吸引人的教義,它們本身已經成為了美化周圍環境的一部分,甚至景點,人們願意花錢去遊覽。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