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之前撒謊了

10月下旬,我開始使用google voice,由於號碼歸屬地是美國,經常被誤會我人在美國。對於這種誤會,我順水推舟。如果是陌生人,我就任憑對方以為我在美國,因為我很害怕被舉報我在談論中國的製度。中國國籍就是奴隸籍,一般居民就是奴隸主(中共)的私有財產,更糟糕的是,奴隸之間還無法相互信任。有些奴隸主的親友混在奴隸群體中冒充奴隸,會舉報我;有些奴隸,儘管自己現在是奴隸,但幻想自己將來會成為奴隸主,厭惡批評這種制度的人,會舉報我;有些奴隸,被洗腦,不知道自己是奴隸,會舉報我;有些人,就是手賤愛舉報著玩,會舉報我...而我一旦被舉報,有可能只是封號而已,有可能意外身亡,也有可能被失踪求死不得,各種可能都有,我不敢拿生命做賭注。我不喜歡撒謊,覺得撒謊累,一個謊言要用一連串謊言去維持,可是,如果誠實的代價是生命,我寧可麻煩。

中國大陸的文革其實一直沒真正結束,舉報已經成了中國文化的一部分,例如畢福劍酒桌唱戲事件,這就是現實。我因此看誰都像偷斧頭的人,包括我的朋友,於是我對朋友也撒了謊,我對許多朋友說,我去台灣了。一方面,我不敢信任朋友,一方面,有些朋友擔憂我的安全,一直勸我早日離開中國,但我那時有僥倖心理,以為自己躲在牆外被發現的概率小,還以為中共只管牆內,不理睬牆外,畢竟翻牆的人是少數。於是我就撒謊讓朋友們放心,之所以說台灣,是因為和大陸沒時差,網聊不用考慮時差。

只有我覺得對方可以信賴時,我才說實話,比如台灣民進黨、國民黨等等。

今天,謊言沒必要維持了,因為我現在人在美國,終於不用為了活命而撒謊。關於我怎麼突然跑到美國,我會稍後寫日誌分享。這原本不在我的計劃中,我對於英語根本沒有準備好,我不是體力勞動者,語言不流利很難找工作。我本想準備好語言再飛,好吧,我承認我偷懶了,在中國掙錢太容易,舉個例子吧,教別人怎樣註冊google voice這種事情竟然可以掙錢。我有些貪圖中國這個輕鬆掙錢的環境,不過,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脅時,錢不算什麼。

我是怎麼察覺危險呢,是因為微信,想不到這玩意兒可以當警報器來用。我先去吃早餐,酒店的免費早餐,能省點錢就省吧。美國人才濟濟,我沒有自信,有些擔憂自己未來的收入。吃完飯,我還得查查合法留下來的方法,如果找不到,還得預約律師諮詢。對於美國這個讓我得以活命的國家,我想用合法手段留下來,不想黑下來。而且這裡的法律確實是法律,不是騙奴隸的幌子,值得我尊重。唉,掙錢的路子暫時沒想到,花錢的地兒倒是不少,有點愁。不過只是有點,畢竟我活下來了,哈哈,和中共打時間差得以倖存後,我不覺得金錢是重要東西了。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