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我得過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離開中國大陸之前,我見到一些揭露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圖片或報導,會感覺很不舒服,對於談論這些話題的人們有負面的印象。這種情緒我找不到理性依據,因為我並不認為他們說謊。

由於從小到大,我一直被中共欺騙太多次,我並不信任中共獨裁政府。還未看到任何揭露時,就對中共有懷疑了。我本來想要捐獻骨髓,我覺得骨髓捐獻的流程很合理,先驗血,等遇到有需要的人配型合適再捐,一旦捐肯定移植到病人身上,沒有浪費的可能。但是,我考慮到極權的中國政府,不敢去驗血,不敢讓自己出現在信息庫中。我不知道,會不會有哪個大官,或者那個富豪自己或者親友需要器官移植,於是將我謀害死亡,然後偽造我生前同意捐獻器官。我只想捐一部分骨髓幹細胞,不想活著的時候捐器官,更不想死亡。

既然我已經有所懷疑,那麼為什麼對那些,雖然不同事件但是同樣道理的揭露帶有惡感?這是矛盾的!我不知道原因,我不懂心理學,我覺得這種心態很像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