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的優先級

大約8年前,我在受洗後,放棄信仰,不能只歸咎於外界壓力——中共牌三自教會壟斷,暴力打擊非官方教會。歷史上,古羅馬政府也做過類似的事情,很多人依然沒有放棄自己的信仰。

也不是堅定與否的事兒,有疑惑當然無法堅定。未挂靠三自教會的團契,平時很少有機會見牧師,以減少暴露的概率。由於我參加的那個家庭教會,也不知道QQ等中國軟件之外的網路聯繫途徑,眾所周知中國通訊是被監控的,我也無法通過網路獲得牧師的解答。對於我的疑惑,牧師一次回答之後,也說過見面和通訊問題,問過我一些家庭情況,建議我離開中國大陸。疑問越多,說明有經常關注,說明確實是真心喜歡。為了自己喜歡的,既然沒有結婚,父母也身體健康不介意我移居另一個國家,那麼就走吧。

中共再不按規則出牌,至少有一點合乎國際規則——允許出國。我當初沒走,無非一個原因,就是貪圖舒適。中國是發展中國家,這個發展中是平均而言的,如果只看一線城市,並不比發達國家差。再者,國家的經濟是一回事,個人能否賺到是另一回事。在母語環境中,我更容易發揮自己的能力,而在第二語言的環境中,即使國家再發達,我也會處於底層。

我的家鄉青島是一線城市,經濟沒有令我不滿,地理環境還讓我很安心。不在地震帶,地震概率低。即使趕上小概率事件,震了,地下大都是花崗岩,根本震不大。海岸線是凹形,有海灣緩沖不用擔心海嘯和大型颱風。一面臨海,既不會太乾燥,也不會太潮濕。

經濟環境、語言環境、地理環境都令我滿意,我應該只為了信仰而走嗎?那時的我,利益的優先級在我心中,比信仰高,就是這麼慚愧的事實,我貪婪。沒想到,後來由於政見,我還是逃離了中國。真是諷刺,條條大路通向的都是離開。

我很喜歡過去為我受洗為我答疑的牧師,可惜我放棄信仰時扔掉了他的聯繫方式。我嘗試過尋找,電話聯繫母校,想要獲得老師的聯繫方式,通過老師聯繫到牧師。可惜得知,老師已經離職了。想起牧師曾經說過,如果離開中國,最好尋找當地的牧師,他還說自己由於在中國,交流不暢通,不如外國牧師對聖經理解深入。那麼我就接受他的建議,在當地尋找。

昨天下午,我見了塞班的一位牧師,請教他延長簽證的方法或者推薦誠信的律師,他說對這些事情不清楚,並沒有推薦。我一點兒不失望,信仰就是信仰,即使不能給我帶來任何便利,也不會改變。他清晰的解答了我積壓的對聖經的疑問,這就是我最需要的。至於其他,有當然驚喜,沒有也無所謂。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