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率這事兒

看看郵箱,有些律師回復了我的諮詢,真是讓我沒有面談的慾望。諸如,你的情況符合政治庇護呀,有70%—80%成功率呀,可以試一試呀。這話像是生意人,不像律師。一樁生意,如果有50%成功率,而且利潤大,就可以試試。可是自己的生命,哪怕有90%成功率,我也不想試一試。錢沒了,可以再賺。命沒了,沒有第二次機會。對於命,應該考慮的是死亡率。所謂80%成功率,不就是20%死亡率嗎?

概率這種東西,作為局外人時,會覺得80%好高哦。可是作為局內人時,會擔心20%降臨到自己身上。一旦成了20%,對自己來說,概率就是100%,這種道理不僅對於庇護,日常也能遇到。比如,吸煙提升一點得癌症概率,只是提升一點哦,不是肯定得癌。可是對於那些得了的,算是提升一點嗎?而是像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引起100%質變的一點點量變。還有,HIV,貌似概率也不高,可是為什麼各國都在花大價錢普及教育,降低它的概率?關乎人命時,再小的概率也嫌太高。

我考慮,或許可以在合法停留期內,再以旅遊的幌子,去另一個國家,用旅遊拖延時間用來閱讀移民方面的法律條文,不想把命交付給律師。我的命,對於他們只是一樁生意。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