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受了偏見影響

昨天中午,我叫了一輛的士,說要去法輪功示威的地兒。司機說,不知道塞班有這種地方。我就說,去日軍司令部舊址。他就帶我過去了,去了一看,怪不得司機不知道哪兒是法輪功示威的地兒,人家既沒有示威也不高調。請看照片,如果你只打算遊覽景點,根本不受影響。































































這時我才意識到,雖然我覺得導遊的話是偏見,依然受到了影響。那天導遊在車上指著他們的大喇叭,說他們示威擾民,以至於遊客都不願意來這裡,所以我們就不下車了。


在車上我確實看到一個白色的大喇叭,就信了。現在實地一看,喇叭確實是那一個,可是音量並不大,只是稍大於日常說話聲。而且,他們並不在景點主要範圍內,而是景點側面一條小路兩邊,地上鋪著兩條橫幅,面積也不大。遊客更沒有不願意來景點,有的只逛景點,絲毫沒有影響,我也去逛了逛景點,根本聽不見喇叭的聲音。還有不少游客,頗有興趣的主動找他們聊天,我和其他遊客就在旁邊聽一聽,耐心等待。旅遊巴士一輛輛的來,只有極個別會慢行後直接開走。

我和現場的公益人員說了自己的遭遇,其中有人認為,既然封號,說明是警告,如果中共打算讓我失踪,根本不會打草驚蛇,建議我安心回中國按原計劃留學的途徑移民。他們說了自己的經歷,都是沒有絲毫預兆就被逮捕了,每個人判刑時間不同。我就問,既然中國法律是信仰自由,那麼憑什麼抓你們。他們說,中共習慣撒謊。我還問,既然你們因為同一件事被捕,為什麼有的人判得多,有的人判的少,有的人失踪,有的人死亡?他們說,中共就是一個派系林立,管理混亂的組織。我還問,你們被判刑有判決書或者別的文件嗎?他們有的有,有的沒有。我問,為什麼這樣?他們說,中國不是法治國家。我就說,中共如此反复無常,你們怎麼敢確信對我只是警告,而不是失踪的預兆?這時,他們不再勸我回中國,有人問我有什麼打算。我說,留在美國,或者去其他民主國家,只要是正常國家就可以,不在乎經濟什麼的,只要能安心的活著。他們問我不回中國了嗎?我說絕對不想去中國,死也不去,害怕遇到比死亡更恐怖的事情,去其他民主國家也要從美國飛,而不是去中國飛。他們說,那就別考慮中國了,它嚇得你無法靜心,心不靜就沒有條理。也別說死,你現在是在美國的領土,你是安全的。而且你的要求很低,不難找到辦法,不要急。我說,我怎麼不急呢,我現在該怎麼辦。一位姐姐問我住哪兒,我說酒店退房了,還不給續。她就說,這裡的酒店經常是被預訂滿的,要不然就先在她的公寓住幾天吧。

他們都一副不急不急的樣子,是呀,在美國領土,不擔心安全,當然不急,我也不急了。商量好我在旁邊等一會兒,他們下班一起開車回去。我就去逛了逛景點,因為不懂這裡歷史,沒啥感覺,只是拍了一堆照片。然後就覺得挺無聊,公益人員有空時,我就去聊聊天。有人問我信仰,我說信仰基督教,可惜一時沒有聯繫到牧師。收留我的姐姐剛好認識2位當地牧師,一位華人一位白人,問我想要立即聯繫還是等她有空介紹,我說等她有空吧,我現在太急躁,或許會給牧師留下不好的印象,我背棄過自己的信仰8年,心虛。她說,不用擔心,那兩位牧師都很好心。

他們忙著為退共產黨和諮詢法輪功的遊客服務時,我玩了玩手機,沒信號,旁邊有座山,可能擋住了信號。我就找一位公益人員借了本《轉法輪》打發時間,借書時,她說看書一定要看完整,我這不是讓你信啊,我尊重基督教不會勸你改變信仰,只是法輪功總是被斷章取義,造成許多人誤解。我看那本書巴掌大,也不厚,就承諾一定看完。除了聖經,我之前看過別的宗教典籍,我知道不是信徒肯定無法獲得多少營養,看不懂的地方也沒必要弄懂,別去瞎評論就行了,揀點兒芝麻就可以了。看完之後,覺得這書很好,還書時,我說覺得他們現場太多展示傷疤,以至於展示美好的時間相應的少了。她說,去掉邪惡的事物,美好的事物才有機會展示自己。我覺得有道理,中共總是牆這個牆那個,確實不讓人展示。我還說,宣傳真相,讓中國人更危險。她說,不知道真相才危險呢,莫名其妙就碰觸了逆鱗,不明不白就死了。我說,可是你們反極權,比推廣自己的時間多得多啊。她說,救人比推廣自己更重要。我還好奇,為什麼對中國遊客比對日本遊客講解得仔細。她說,日本有法輪功協會,無需在外國了解。我說,是啊,別的國家正常的事兒,就在中國不正常。那麼是這個正常事物不正常,還是中國不正常呢?

我在中國五台山旅行時,問淨土宗的一位出家人,禪宗、密宗等等,哪個佛教流派最好。他說,沒有最好,只有最適合自己的。流派就像同一間屋子的不同門,從哪個門推開,走進的都是同一間屋子。還有遊客問他,對其他宗教的看法,他都尊重。只有,一個遊客指著寺廟牆上:“法輪常轉”四個字,問他,這和法輪功有什麼關聯?他平和的表情突然變為不悅,說,那是法輪功盜版佛教。我把這事兒和這裡的公益人員聊了,他們驚訝,因為在別的國家,他們沒遇到這種事情。有人說,不要想中國的破事兒了,放下吧,好好在美國生活。我覺得這建議很好,反正那些破事不會出現在我眼前、耳邊,不再打擾我了。

他們忙完後,大家開車回去,順路去超市買東西,他們熱情為我介紹當地的食物,還有如何烹飪。我開始變得關心哪條魚更合我口味,比對中國更關心。那天搭訕我的,不知道屬於哪個組織,應該不是法輪功。這些公益人員,問我會不會說英語。我說只會日常生活。他們只是高興的說,那麼就不用只找華人店員買東西了,為我推薦許多實惠的店。告訴我,以後英語說不清時找華人店員,其他時候多練練英語。

今天下午,我去看看房子,同時,收留我的姐姐也積極幫我詢問,她找到的房比我自己找便宜一些。她還介紹土人朋友、菲律賓朋友...給我認識。她說土人中許多熱情的人,菲律賓人許多性格溫柔。我也是這麼覺得,前幾天我心情壓抑,有時對土人的微笑和打招呼不理睬,他們也不介意,還詢問我是否被誰欺負了。我不知道被政府欺負該怎樣說,覺得他們作為美國人體驗不到,就不說走了,以後我不會那麼不禮貌了。菲律賓人,我分不清楚,覺得和曬黑了的華人沒兩樣。之前住的酒店,前台好像是菲律賓人吧?我一天中數次出門忘記帶房卡,她一直微笑耐心為我開門,還說不介意為我開門,多少次都可以。

同住的姐姐下午有事,出門前還給我準備好炒菜和煎魚,她說擔心我心情不好就不吃東西。我解釋,早餐吃得少,因為我想要減肥,我已經把中共扔垃圾箱了。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