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就不同吧

可能因為我之前日誌說,和法輪功修煉者住一起,有朋友問我,法輪功是什麼。我說,不知道。他很驚訝的問我,住好幾天了,還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呀,人家又沒向我灌輸什麼,一次都沒有。而且我也並不是因為了解對方,才去求助的。我只因為中國古代小說中,經常有儒家書生借宿佛教寺廟,於是猜測不同信仰依然有獲得幫助的可能,只是可能而已,因為那不是佛教,我不清楚對方的教義是否普度眾生。現在知道法輪功不是宗教,囧,但對方只是澄清我對其的誤解,沒有告訴我是什麼,因為我沒問法輪功是什麼。

第一次見面的那個下午,因為我要搭他們的車,於是在旁邊等待活動結束。在外圍聽了點兒,三退、活摘人體器官、被偽造自焚等。他們只建議我三退,沒有推銷任何東西。我好奇,主動問過一些問題,比如你們宣傳中共真面目,以至於減少了對自己的宣傳,不利於推廣自己。得到的回答是,他們對救助人類的生命,比宣傳自己更重視,之所以揭露中共真實面目,也只是為了減少受害者,免得人們死得不明不白。後來,收留我的那位姐姐,對我的無私關懷,既不圖錢,也不要我認同任何觀點,就是單純的幫助我留在美國生活。經過她的幫助,我已經能夠離開她,獨立在美國生活了,所以我相信這個答案是真實的。

我不想說中國人壞話,可是,我在中國時,總有人強迫我接受對方喜歡的東西。我猜想是中共總是強迫全國人民做一樣的事兒,於是大家養成了這樣的思維習慣。我不想凡事都往中共身上湊,問題是,除了這個解釋,我想不到別的了。我們的基因沒問題,中華文明也不這樣,那只能是現在的製度有問題,而這制度是獨裁政黨弄的,民眾又沒投票同意。

我在中國大陸時接受不了各種腦殘粉,比如中醫粉、國學粉、儒家粉。我覺得那種行為腦殘,不是因為他們粉的事物,而是因為他們逼迫別人認同的態度。在美國可以接受各種粉,人家粉自己的,不強迫我一起粉。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