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困惑

我來得匆忙,沒有來得及換美元就來到美國,身上的現金都是人民幣,本來以為到處都可以刷卡,可是這個城市打車不能刷。一位好心的中國遊客願意幫我換,匯率只是7,比當地7.5低多了。我感激他的幫助,但畢竟素不相識,我就在附近便利店問問店主,能不能幫我看看是不是真鈔。店主幫我看了,還教我識別的方法,然後不悅的說:中國人竟然不相信中國人。

我解釋,我不是不相信中國人,我是不相信陌生人,而且是流動的陌生人。如果我不相信中國人,我就不會讓中國人店主幫我確認。但她就是不相信我,反复說中國人出來必須相信中國人。我無意說服她,我解釋完就行了。幫我換美元的同胞很大度,繼續幫我換了剩下的現金,然後離開了。我問店主附近有沒有教堂,店主說中國有信仰自由,何必出來看教堂。我解釋我不信任三自教會,三自教會沒有實行政教分離。她又指責我,不愛國,愛國是一個人最基本的道德,有國才有家,讓我好好檢討自己。她還說已經在當地生活十幾年了,依然愛國。不過她還是好心的指出了附近教堂的路線和大約十幾分鐘走到,沒必要乘出租車。

我也無意說服她,她認為教會是政府的部門沒有問題,她就這麼認為吧。正在我要離開的時候,一位小伙子送我一朵花,說希望我開心。我高興的接過來,店主又指出,不要相信土人。

有些同胞,我遇到他們心情複雜。我知道他們是善良的人,比如那位店主,她免費幫我辨認鈔票,免費教我識別真假。可是,我和他們的價值觀格格不入,我不認為中國人都是一樣,必須全部相信,或者全都不信。我也不認為愛國涉及道德,我認為愛和不愛都是自然而然的情感,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而且我不愛中國,並不意味著我會害中國,我不愛並不妨礙他們愛,我不理解他們為什麼要道德綁架全部中國人都愛國。我也不認為無法接受一個獨裁政黨,可以混淆為不愛國,雖然我確實不愛了,但是許多中國人恨極權政黨的同時,還愛著中國。我認為他們也不懂什麼是信仰自由,他們以為中國有基督教會、天主教會、佛教寺廟等等,就是信仰自由。我無意說服他們,他們對宗教毫無興趣,當然不知道中共官辦教會曲解教義,壟斷信仰,不允許非政府的教會存在。而且他們認為只有官方教會才是正統,其餘是邪教。他們還把各個種族都看作是裡面的成員都一樣。我不會信任那個小伙子,不因為他和我不同種族,只因為他是陌生人,所以他給我零食吃,我委婉拒絕了,我說自己剛吃了午餐,不想再吃東西。但我不會做得極端,我收下了他給的花,隨後和他坐在長椅聊天,聽說他介紹自己,介紹當地,試著交個朋友。他來自巴基斯坦,還沒有入籍,已經在美國生活了幾個月,我很感謝他分享了一些生活的經驗。

和小伙說拜拜,去教堂的路上,有華人同胞主動搭訕,告訴我不要和剛才的店主那種人交談,說那種人心壞掉了。我說,我不認為他們有壞心,只是價值觀不同罷了。

今天遇到許多好心人,在一個能遙望鳥島的地方,許多情侶合影,我一個人拍了幾張風景,這時,有當地人主動來和我合影,只是讓我高興,沒有任何圖謀,微笑著說一些讚美的讓我開心的話,合影后就離開了。他們好像就是土人吧?我沒關心,我只知道他們是好心人。還有,我迷路後,我向附近的回教徒問路,雖然我衣著暴露,貌似和他的宗教格格不入,他依然熱情的幫忙,他想了想,說不知道,讓我等一下,然後認真的向屋內坐成一圈的人詢問,雖然他沒給問出來路線,我還是感謝他的熱情和包容。還有另一位華人店主,幫我指出酒店的位置,我沒問他是否說華語,我想多練習英語,可是我不知道他說的一個詞,接著他用華語說酒店在賭場後門附近。

今天還遇到一些彆扭的事情,觀光車路過各個景點都停下,供遊客們下車遊覽。導遊彬彬有禮,沒有使用高音大喇叭噪音污染,只是說了停留的時間,遊客們也都遵守時間,大家井然有序,玩得開心。但路過一個景點時,遊覽車沒有停,導遊用貌似公正的口吻說,那個景點經常有法輪功在抗議中國政府,雖然法輪功在美國是合法的,但她個人不喜歡,然後各種表忠心,說自己人在美國心在中國之類的。這明顯是歧視別人的信仰好麼?雖然我不信仰法輪功,我也不知道那具體是什麼,但我知道,應該尊重別人的信仰。還有,又是愛國洗腦,連觀光都不忘洗腦,真是令我不想下次再找這類價值觀的導遊,雖然她一路上其他服務都挺好的。可是,我該怎樣提前分辨呢?怎樣避開呢?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