倖存第二天,靜心

昨天我抓狂了,因為從2號到5號只睡了寥寥幾個小時,連續沒有休息好,可能崩潰了。昨晚睡了大約9小時,情緒已經穩定下來。

今天早上被導遊電話叫醒,贈送免費接送軍艦島的服務。我拒絕了,一整天留在酒店,寫日誌。用寫日誌的手段,把事情弄清晰。我覺得這裡好心人很多,只要我能描述清晰,可以得到幫助。但是,如果我描述不清楚,任何人都無法幫助我。所以,我沒按照昨天的計劃出去尋求幫助。

我不是一個喜歡依賴幫助的人,但是我若是把相關法律都看一遍,以便了解哪一條適合自己現在的情況,沒等看完,我的合法停留時間就到了。

我原計劃並不是以旅遊為幌子入境,雖然我早就打算移民到美國,但我原計劃的方式是考入一所美國學校,畢業後在美國工作...一步步向移民的方向努力。我並沒有想到我會引起中共注意,以至於匆忙逃離。如果我早知道這樣,我會把一切日誌保留為草稿,不發布,等換掉國籍再暢所欲言。

許多已經移民的民運人士,他們所知道,只是中國的老樣子,他們以為知道中共的底線,寫一些啟發民智的文章鼓勵大家討論,以為大家在牆外說話是安全的,自己的做法是好的,是不會傷害別人的。其實呢,中國政府就是神經病,毫無規律,底線隨時在變。而且,做了同樣的事情,可能大部分人不會被抓,只失踪少數人。讓人覺得,好像這少數人是因為別的原因失踪的,不是政府做的。只有名氣大的人被判刑,讓人覺得好像普通人就安全似地。其實不是,普通人更危險,失踪會不會發生比死亡更恐怖的事情,無人知曉。

我認為這種情況,不是習近平的原因,而是現在科技進步了。以前的科技做不到現在的監控程度,而不是之前的主席更寬容,現在的更嚴厲。我沒興趣罵什麼習包子,這不是某個人的問題,甚至不是一個政黨的問題,我父親就是共產黨(所以我沒帶父母一起逃跑),但他對政治沒有絲毫興趣,完全不參與,當然也沒害過人。我知道很多共產黨員就是我父親那種狀態。我不知道罪魁禍首是哪些人,我現在也沒興趣知道了,你們中國愛怎樣就怎樣吧,我只想活命,因為想活命而不想當中國人,就這麼簡單。

今天是我倖存的第二天,牆內的朋友,你們只看別說,千萬不要說話,無論是牆內還是牆外。至於不是朋友的人們,別以為用罵我來表忠心對自己有利,別忘了周帶魚。雖然我是小人物,但這不是我的事兒,而是你們舔的姿勢和力度等等方式,是否符合奴隸主的心意。一切取決於奴隸主,不取決於你我。週帶魚只是被屏蔽,這不是規律,而是你看到的冰山一角,你只是小人物,你不知道一切。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