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的中國

一個新朋友向我詢問中國的事兒,我滿足他的好奇心,說了一點兒中共政府迫害基督徒的事兒。我覺得這符合他信仰,他會更有興趣,別的事兒我懶得對他說,真心不想再為中國浪費過多時間。

他哈哈大笑,另一個朋友批評他沒有同情心。他解釋,笑是想要讓我輕鬆一些,畢竟我離開中國了,就別再悲傷了。我當時也笑了,我是因為覺得中國是個可笑的國家。以前我由於它的可笑而受害,笑不起來;現在,我離開了,於是哈哈哈。對於遠在中國的受害者們,我笑並不耽誤同情,我把同情埋在心底,如果有機會,我願意出力。現在,我想笑就笑。

經常看到有人拿北韓來舉例,說明中國至少沒有墊底。我覺得中國比北韓還可笑,中國一直在冒充正常國家,說一套做另一套。北韓至少“朴實”些?呃,我不知道怎麼形容,反正都相當的好笑,或許沒必要區分哪一個更可笑。

中國政府給我的感受是,它本質是恐怖分子,但比那些被大部分國家看作恐怖分子的組織更糟糕。恐怖份子至少“誠實”些,說出了自己的反人類價值觀,可是中共一直在掩飾自己的本質,這就導致人們的警惕不夠,更容易受害。不過,離開之後,我覺得這很好笑。

一直因為中共而說中國怎樣,貌似在侮辱中國國民黨。對中國這事兒,我覺得中國國民黨也很可笑。我對中共覺得可笑可恨,整體的。我對國民黨,覺得可笑可悲,僅中國這一個問題。

國民黨過去不見得比中共好多少,要不然也不會給中共鑽到空子。不過,我不會因為過去的事兒對國民黨有惡感,因為國民黨改了許許多多的錯誤。當錯誤已經不再時,我覺得翻歷史很無聊。但是呢,國民黨改掉的不僅是錯誤,而且改掉了責任心。曾經,在共匪佔領區的中國公民,只要逃入臺灣,就可以獲得中華民國的公民身份。後來,這項政策沒有了,取而代之的政策是,共匪佔領區的居民比其他國家的人更難獲得中華民國的公民身份。國民黨口頭說,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可是,現實是,拋棄了大部分中國人,好似中國大陸的居民不是中國人似地。不,如果不是中國人,更容易獲得民國的公民身份。那麼,是地域歧視?不僅僅是拋棄,而且後續還主動避開。

我理解國民黨有難處,臺灣太小,大陸太大,更何況國民黨有時沒被選為執政黨。我也不期待國民黨能強大到有能力拯救大陸人,我覺得它現在不獨裁不極權挺好的。我只是對中國問題,覺得好笑而已,不影響整體印象是好印象。

對於中國,世界大部分國家的態度,我覺得都很可笑。中共明明就是恐怖組織,明明中華民國才是中國的合法政府,而且明明是中華民國更早代表中國參加的各種國際組織。中華民國還存在著呢,各國的態度卻是讓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遺產”,多麼可笑!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一!民主國家們一邊打擊伊斯蘭國,一邊卻把同樣性質的恐怖組織接納為正常國家!

我真不想談這個問題了,這些不合邏輯的現實,讓我的理性感到深深的彆扭。我有一些臺灣朋友是國民黨,有些會驚嘆:連大陸人都臺獨!知道為什麼我能接受臺獨觀點嗎?不是因為臺獨人士的動畫片做得好,而是因為國民黨只是嘴巴說我們都是中國人,實際給了中國大陸人比馬來西亞人更見外的待遇。

而臺獨人士呢?只是嘴巴說說中國是敵國,中國人怎樣怎樣不好,大陸人怎樣怎樣不好。我對這些都是無所謂心態,理論上我是中國人,我是大陸人,可是我對這些概念一點情感認同都沒有。中國人,大陸人,是指中國大陸的公民嗎?現實是我沒有完整的公民權,憲法是騙人的。那麼,中國人、大陸人這些詞兒指什麼呢?我不知道。我表達出來,自己只是中國居民之後,臺獨人士並沒有歧視我,而是用對待普通外國人的態度對待我。這樣就足夠了,本來就不是一個國家的人,不說“我們都是中國人”這種謊言來噁心我,很好,我喜歡這樣。

不過,我只是情感認同臺獨,實際行動不會有。現在我離開中國了,這不是為了不被中共抓住話柄。我不是臺灣人,我不知道哪種方案對臺灣有利。有媒體評論,保留中華民國的國號,在外交方面對臺灣更有利。我不知道這種觀點是不是正確的。我不愛臺灣,我不會為臺灣出力,頂多稍微說幾句聲援,不會更多。但我喜歡臺灣,我有許多臺灣朋友,因此我更不會行動,我不知道哪種行動對臺灣更有利,我不懂,最好不動避免幫倒忙。我只是一個出生於共匪佔領區的人,對旁邊尚未淪陷地區的人們喊:不要落入這個陷阱,不要淪落得和我一樣連基本人權都沒有。至於,聽到的人們是繞過陷阱、拆除陷阱、還是別的什麼方式,我不知道哪種可行性最高,不評論。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