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信仰

理性的思考,對於神,至今無論有神論還是無神論,都沒有對神有一個明確定義,所以這是無法用理性來判斷存在還是不存在的。理性無從判斷,那麼這是一個純感性的問題。

我對基督教,一開始視而不見。母親信仰基督教,她開明,並不向我推薦。新舊約全書只是安靜的放在書架上,任憑我選擇看或不看。小時候,我對這個宗教的感受就是,沒興趣,但不討厭,因為從未被逼迫過。

我是在本科對其一見鍾情的,一位老師課間解答同學問題時,包裡的聖經剛好掉出來,我撿起時,突然對它產生興趣。這興趣突如其來,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當時問老師,能否給我講講基督教,他說放學後和我講,因為信仰和他的課無關。

那位老師引領我加入了一個家庭教會(未經三自教會許可的),我很喜歡那個教會,對基督教愈來愈有興趣,從隔三差五的做禮拜,到參加初信課程。但是,我的疑問愈來愈多。我問為什麼去家里而不是去教堂,弟兄姐妹只是無奈的嘆息,說我以後會懂的。我問,為什麼受洗是在游泳池,而不是教堂,總是無奈嘆息,總是以後會懂的。於是我自己去搜尋答案,搜到中國政府對家庭教會的取締、拘捕、判刑等。這些事情讓我感覺,主並不全能,我的信仰動搖了。初信班期末考試時,我考合格了,但我說,我學到期末依然無法理解三位一體,這不符合邏輯。牧師說,邏輯是有限的,理性是有限的,主是無限的。我以對這個答案不滿意為理由,離開了。

我的母親最初只是自己閱讀聖經,後來加入三自教會,再後來退出了。她給我講過一些三自教會的事情,她在教堂暈倒的事情,我過去寫過。這裡談談錢的事兒吧。

你去過三流美容院嗎?以前中國大陸街頭,總有向女士推銷皮膚護理的美容院推銷員,自稱是免費的。你若是跟著去做皮膚護理,護理師就會滔滔不絕的推銷各種收費產品。三自教會就是一樣的風格。我媽說過,三自教會的教堂和聚會點總是講幾句話就拐到什一奉獻,她說自己並不反感什一奉獻,已經交了,受不了的是被不停的叨叨。

我勸說她離開三自基督教,一個教義受利益影響而改的教會,怎可能不是利欲薰心呢。但她說離開就沒有學習聖經的機會了,她一個人無法懂得深意。我說三自是把黨置於主之上,它根本不是宗教,只是一個政府機構。她說不想考慮政治,還在那個坑里,只是在坑內挪了個位置而已,不去教堂了,而是加入了在三自教會註冊許可的家庭教會,可是依然擺脫不了被叨叨。雖然她交了,但其他弟兄姐妹有沒教的啊,只要有一個人沒交,所有人都被叨叨。

再後來,那個家庭教會的主辦者讓我媽記賬,我媽不想參與錢的事情,主辦者說主讓你記賬。真敢說啊,竟然敢用主的名義說話。我媽剛記幾天帳,對方就要求一些帳目不記錄,只取錢。我媽這一看,是讓自己背黑鍋啊,馬上公開說不再參與記賬,自己總共記的帳有哪些,除此之外都不是自己做的,即時離開這種黑事兒。然後,主辦方不請自來,帶了一幫人到我家,遇到我爸,詢問我爸的信仰,我爸是無神論者,立即遭遇了推銷轟炸。主辦方那幫人走後,我父母就吵架了。本來互相包容信仰,相安無事的。

這時,我考慮只勸離,不提供解決方案是不行的。就搜尋華語的佈道,其中母親最愛中華福音神學院推出「多媒體聖經學院」,決定離開任何三自組織,就一個人自學。後來,那個家庭教會的主辦人說,主讓我媽打掃廁所。我媽本來就決定不去了,於是被誣衊不服從主的安排云云。無所謂了,反正我媽不再去了。

自學中有時,她遇到不懂的問題,會問我。我既然早已背棄自己的信仰,當然無法回答,我在facebook加了一些台灣的弟兄姐妹,有問題就問他們。我說自己是漠視論者,他們毫不介意,耐心給我解答。

看到這些解答,我覺得,我對聖經的理解,許多都是錯的。初信階段在非三自教會的家庭教會學的基礎不錯,可惜淺了​​,許多問題沒有涉及到。我後來為了提升英語水平,自行閱讀了一點點,這部分的理解許多錯誤。我重新對基督教產生了興趣,但是我已經失信了一次,不敢自稱信徒,只是自稱對基督教文化有興趣。

這時,我對其他宗教的態度也轉變了。曾經,我對佛教有興趣,因為有些佛教徒總是在同誌群體發布一些佛教包容同性戀的文章,我就去山西五台山的一所佛學院住過幾個月,以居士的身份。結果,我對佛教鄙視了。我覺得佛教並不是包容同志,而是平等的歧視除了無性以外一切性取向。而且,佛教雖然不信神,但是信仰六道輪迴等理論,儘管那些理論是無法被證實的。我曾經誤認為那是哲學,結果那是宗教,於是反感了。

在重新喜歡基督教之後,我不厭惡佛教了,我開始理解,一個宗教如何,只有那些信仰這個宗教的人理解,外人感受不到那究竟是什麼。可以沒興趣,沒資格反對。

還有伊斯蘭教,我曾經聽好幾位阿拉伯語系的朋友說,那些極端份子才遵守了教義,這個宗教本身就是極端的,並不是主流媒體所說的,極端份子曲解了教義,其實是開明派曲解了。我因此對它恐懼遠離,現在覺得很可笑。那些朋友只是學一種語言而已,又不是信徒,他們的評價毫無參考價值。我也沒必要考慮這個宗教究竟是什麼,這對外人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交朋友時,我只需要看我能看懂的,看宗教以外這人怎樣的觀點和行為就行了。

還有道教,我曾經失望它沒有真正繼承道家衣缽,而是摻和著陰陽家等各種流派。現在覺得曾經的自己很狹隘,道教就是道教,不是道家,就是這樣,外人沒理由失望。

還有法輪功,我曾經以為那是邪教,現在覺得,正邪只有同一個宗教,不同流派之間有資格進行判斷。我既然不信這個宗教,就沒資格說它是邪教。我在facebook拒絕加一部分這個宗教的信徒,與這個宗教無關,而是他們只發法輪功的文章,這不是我感興趣的領域。除了這個領域,他們沒有發任何其他東西,我不覺得我和他們與興趣交叉點。我的朋友中,有沒有信的呢?有。只要有興趣交叉點,我就加朋友,我對這個宗教沒有偏見。我還給其中一個留言過,我看他發律師在爭取這個宗教在大陸的合法地位,我認為這不是一個宗教的事情,而是信仰自由的問題。我留言提醒,在大陸取得合法地位是無用的,因為大陸所有具有合法地位的宗教,都像三自教會一樣被修改教義,成為中共的一個政府部門了,已經不是宗教了。

最後,我現在之所以敢自稱信仰基督教,是因為我考慮過,說謊以求得基督教會的幫助,但我恐懼了,不敢做。如果我不信,我不會恐懼,原來我一直沒意識到,我一直都信,只是軟弱過。我不會以信仰的理由申請政治庇護,我的軟弱讓我避開了家庭教會被拘捕的事情,我只是看到當初的弟兄姐妹對中國政府膽戰心驚,躲躲藏藏,這是我確實看到的。我也聽到,他們平時不強調錢,只在牆角有一個小紙箱,有人問才會說有那麼一個箱子,我從未聽到他們有主動募款。我還親手拿走過,紙箱旁邊的教材,那些都是用紙箱中的錢買來的,供弟兄姊妹按需免費領取。

這些就是我對所接觸過的信仰的感受。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