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逃離中國

剛逃離中國的那天沒寫,雖然我覺得有必要盡快寫出來,讓讀者感受一下匆忙逃離是什麼感受,免得未來和我一樣遭罪。不過,我怕寫出來大家看不明白。我習慣視覺思考,對語言就是搭積木,這也是我更適應中文的原因,不僅僅因為它是我的母語。當我清醒時,能搭整齊,迷糊時語無倫次。我丟臉沒關係,需要避開危險的人們因此不願意看,就糟糕了。

這篇日誌理應跟在《我被微信封號的詳細過程》之後,可是回憶起來太難受了,我就一直拖延,今天我覺得再拖就過分了,強迫自己寫出來。我盡量寫清楚,不想修改第二次。

本月2日,我被微信封號,之前已經寫了,我判斷最大的可能性是這個部落格。對於這次被封號,我不想指責微信,或許微信打草驚蛇救了我一命,所以我放棄起訴微信誹謗我詐騙。但我也不想感激微信,它就是一個和共匪同流合污的玩意兒,並不是一個準確的警報器。

我不知道封號之後會怎樣,有可能監控微信的官僚沒有那麼多時間看到我這個小人物,也有可能人家兢兢業業疏而不漏。一旦官僚看到我,有可能只是封號而已,懲罰局限於網路。還有可能蔓延到現實中,因為我早先並沒有打算反極權,也沒有意識到躲在牆外說話依然不安全。我在網易樂乎和新浪微博都宣傳過自己的域名,而且在網易樂乎曾經為了綁定域名而輸入過真實姓名和身份證號碼,我還用實名登記的大陸手機號註冊新浪微博,雖然後來改為在google voice申請的美國手機號,可惜一開始沒預謀。還有加V認證登記過身份證信息。政府可以輕易找到我,我有可能被拘押幾天洗腦,有可能在大陸可以繼續正常生活但從此無法出境,也有可能被栽贓個罪名判刑,還有可能失踪遭受酷刑...有無限可能,因為我看國際主流媒體的報導,同樣的事兒被不同處置,在中國大陸是常態。我信任那些主流媒體,它們和中國大陸媒體完全不同。我用已知推測未知,既然對於我知道的事情,我可以看出國際主流媒體報導得嚴謹,那麼報導的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極有可能是真實的。

既然我覺得自己有危險了,那就別有僥倖心理,用最快的速度逃走吧,生命只有一次不可冒險。儘管我已經訂購了4日起飛的自由行套餐,但是我覺得還不夠快,最好當晚就走。我不知道現在我就已經無法出境了,還是有個時間差,畢竟官僚效率低下,各個部門之間協調需要一些時間。但留給我的時間是多少,我並不知道。可惜,我詢問過許多旅行社,或者表示沒有2日晚上起飛的,或者表示需要提前訂購,總之沒買到。我知道能買當天的機票,可是我也知道中國護照在國際上有多不受歡迎,如果只有往返機票沒有訂酒店,無法入境幾乎是肯定的。 2日晚上,我就是在尋找當晚就走的機會中度過的,後來死心,打算睡覺,但是睡不著,迷糊了幾個小時。

3日早晨,既然睡不著,就收拾行李,決定認命就按買的套餐4日從香港起飛吧。很後悔當初為了省錢,選擇了從香港飛。當初只考慮我是自由職業者,時間充裕,只考慮省錢。從青島到香港,再從香港到塞班,比“青島到北京,北京到塞班”這個方案更省錢。現在考慮的則是,從北京飛更節約時間。後悔也沒用,別想了,忙亂的收拾好行李。到了塞班才發覺有些零碎東西忘記了,比如指甲刀等是來塞班才買的。幸好,當初早考慮旅行,大部分東西還是帶齊了。

上午,收到旅行社微信消息,說昨天沒有訂上機票,建議改期。我堅決要求如期,欺騙旅行社說我的假期就那麼幾天,以後沒時間玩了。我當然不敢說,我要逃命。旅行社表示,讓航空公司加班,得收手續費。我沒時間去驗證真假,雖然我覺得奇怪,平時周末可以買機票,怎麼還有加班這回事,難道不是輪休?但是我心思只有逃命,沒精力去尋找答案。我只驗證一下,這個客服確實是旅行社客服,確實能讓我離開中國就行了。





付款後就是催和等,我催旅行社,旅行社客服回復一直催航空公司。我一直要求,無需現在就訂上,你只要說能不能訂上吧,我好安排時間。

我考慮,如果訂不上,我得用別的方式離開中國,比如從陸地逃入接壤的國家。那麼,我現在往濟南跑,並不合適。等的時間,我在網路搜尋中國大陸接壤的國家,而且那些國家是否社會主義,我真是怕了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查了一會兒,看到一些恐怖的新聞,民運人士的兒子在泰國被綁架回中國之類的。把心一橫,無論旅行社是否給訂上機票,我都要想辦法去美國,因為中國太強大了,還是去一個更加強大的國家才安全。先去香港機場看看吧,於是趕緊訂下濟南飛深圳的機票,立即下樓上車。


我想要乘高鐵,我住處步行10分鐘左右就是青島火車站。但是父親說,從濟南火車站還得乘出租車去機場,不如他開車直接送我到機場。母親也說父親送比較好。父親開車一向嚴格遵守交通規則,比出租車安全許多。如果是旅行,不是逃命,我就拒絕了,來回太耗時了我不想父親勞累。可是,我現在是逃命,我希望路上沒有任何波折,一點小小的交通事故都不要有,或許出點兒小事在平時只是耽誤時間,可是現在時間就是生命。於是,我就自私的答應了。

上車,開了大約十幾分鐘吧,16:11分接到旅行社電話,說已經訂好香港到塞班的機票,稍後微信把電子機票傳給我。頓時,讓我的心情放鬆了些,這時才感覺口渴,之前焦躁從早晨就沒喝水。幸好,爸爸車上有幾瓶礦泉水。不過,我只敢喝半瓶,因為到機場估計要2小時。我知道高速公路有休息站可以去洗手間,但是我真是一分鐘不想停留了。

路上堵車了。我過去聽許多人說過,開大貨車的司機晝伏夜出,晚上趁著交警下班,出來超載,會讓路況變差。我沒見識過,既然大家都告訴我經驗了,我沒必要去遭罪,都是提前計劃好避開夜間去高速公路。這次見識到路況為什麼差,超載的大貨車開得很慢,高速公路明明限速80公里每時,它們的速度卻低於40公里每時,而且經常兩輛並排開,堵住後面的車。



其他車的司機行為也很糟糕,我記得交通法規裡規定:車速低於100公里每時,前後車距應該不少於50米。可是,總有轎車有空就鑽。





如下面照片,其實越過那並排堵路的大貨車,前面並沒多少車。可惜一路上,遇到太多次並排堵路。




本來路況就很爛,又遇到前面的有車發生交通事故,堵車了。爸說,預料之外啊,要不然路況差也能趕上。我說,就這些司機這些駕駛習慣,不出事故才是意外吧。不知道是因為大部分國民沒規矩,於是沒規矩的政黨有市場得以獨裁;還是沒規矩的政黨獨裁,上樑不正下樑歪,才使得國民養成不守規則的習慣。稍微一感慨,趕緊住嘴。爸媽都不喜歡離開青島,他們都還要繼續在中國大陸定居,我爸是共產黨員,我媽對政治冷感,他們的政治觀念我本來覺得糟糕,現在卻覺得很好,有助於保命,居住在大陸不得不那樣,那就保持吧,我不應多嘴。

一看沒有希望趕上了,我就打電話改簽。航空公司客服說,今天這家公司這是最後一班,只能改簽別的天。我說,那就退票吧。客服說,起飛內2個小時只能退機場建設費50元,建議保留,一年內有效。我有些後悔,訂票時好像記得有一條款,可以花50元買個趕不上飛機的保險,退80%票價。那時焦躁,沒心情細看,就沒打勾。不過轉念一想,如果我保留,是不是有利於讓中共政府以為我還會回中國呢?於是,我就選擇保留了。我跟爸爸解釋說,退50元太虧,不如留著以後用。其實我撒謊,我來塞班後就退票了,因為我這輩子都不想去中國了,一次都不想去。我撒謊只是不想讓父母擔心,我覺得他們還是不知道我跑掉的真實原因比較利於他們在大陸生活。我如此的匆忙,對父母的解釋是遇到旅行社特價套餐。父母說過,讓錢受罪不要讓人受罪,別為了省錢讓自己那麼累。可是,我哪裡是為了省錢,我是逃命。

我訂的機票是20:55起飛,我趕到機場的時間是21點多一點。爸爸給我重新買了機票,22點起飛的。他覺得是自己的責任,不該對現實太天真,應該把交通事故考慮為常態,預留更多的時間。其實,是我的責任。他只是建議買21點左右的機票,決定的是我。按我過去的習慣,他建議買21點,我就買22點了,這次就是我自己心慌做出了錯誤的決定。好在,只是浪費錢而已,其他航空公司有當天的航班。晚些到深圳就晚些吧,反正去塞班的航班是明天的。



在飛機上,稍微放鬆些,感覺特別口渴,跟乘務員不停的要水喝,真是辛苦她們了。隨後,想要睡一會兒,但是睡不著,我不知道下飛機後,會不會被警察、國保、國安,還是什麼別的有關部門帶走。這時我發覺,我的心理素質並不像自己過去以為的那麼高,我在高考前可以安然入睡,因為我覺得有退路,大不了再考一年,可是逃命沒有退路。

下飛機後,遇到許多酒店推銷員,俗稱接機的。我過去從未與這類人打過交道,我都是提前規劃好行程,提前訂好酒店。這次,我覺得讓他們掙錢就掙錢吧,我很累,只想快些找個酒店休息。路上,我問推銷員,到香港機場最省時間的方式是什麼,他告訴我,酒店有車送到深圳機場,從深圳機場乘機場大巴直達香港機場,1個小時足矣。這跟我在網上查到的不一樣,我查到最快得2個小時。不過,我記得那些網頁顯示的時間是2013年,或許現在交通更快捷了呢?我選擇相信專業人士,既然他經常和旅客打交道,估計有經驗吧。而且他騙我對自己沒有好處呀,如果不知道,說不知道對他毫無影響。我累了,就粗心沒有在網路核實,後來知道受騙。那些推銷員只是信口開河,習慣於顯得一副“我很懂”的樣子。那個推銷員並沒有賺我多少錢,188元特價房,和我能在網路訂到的價格一樣,只是不該不懂裝懂。我不該怨他,輕信本不是我的習慣,只能怨自己的狀態太糟糕。

在酒店雖然一夜沒睡,躺了幾個小時,還是緩解了一點疲勞。我盡量從容的洗頭、洗澡、梳頭、換衣服...打理好儀表,我可不想被看出來是逃命的,害怕無法入境。

然後,去打印電子機票和行程單。看到旅遊社安排的行程是14:30在香港機場集合!可是現在已經14:30了! 17:30起飛,國際航班都是要求提前90分鐘辦理登機牌就可以,怎麼要求這麼早?一番電話,我弄清楚,旅行社是預防飛機早點,有時會早30分鐘起飛。這次是準點的,所以集合遲到沒有關係,只要在16點趕到辦理登機牌的窗口就行。從深圳機場到香港機場最快也得2小時,我之前在網上查到的是正確的。問旅行社,我怎樣可以最快趕到香港機場,他們什麼都不知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抱著僥倖心理,能趕就盡量趕吧,趕不上再說。

趕緊問酒店前台,要求送我去深圳機場。前台說,酒店的車送上一波客人去機場了,還有大約10分鐘回來。我讓前台給我叫出租車來,然後乘出租到了深圳機場。在深圳機場的機場大巴售票處問,怎樣用最快的速度趕到香港機場。售票員說,機場大巴肯定趕不上17:30的航班,建議我問另一個櫃檯。在那個櫃檯,客服推薦我雇車,但是貴。我表示多貴也可以,然後一位司機就跑來幫我拖著行李,我們跑步到停車場,開往了香港。這時是15:30。

路上談錢,司機說路費800元,還不保證趕到。我問保證趕到是什麼價格,他說無法確定,他只知道大約1小時能趕到,也就是16:30左右,但是國際航班要提前90分鐘,這只提前了60分鐘,辦理登機牌的櫃檯是否還可以辦理,就不知道了。他問我怎麼決定,現在下車只付十幾元,可以乘百元的大巴慢慢到香港機場,重新買機票去塞班。如果趕不到,800元白扔,依然重新買票。我讓他繼續趕路,豁出去賠800元也要趕。他告訴我,如果信任他,待會兒將我轉給另一位司機,入關更快,但是他的800元照收,還要再付給那個司機錢。我說,只要增加趕到的概率,多少錢我認栽。

又轉了一位司機,又花400元車錢+40元隧道費,在16:30多一點趕到香港機場。路上司機問我,怎麼不在深圳下飛機後直接來香港機場附近住酒店,香港的酒店比深圳好多了,經濟型酒店都比深圳的三星更便宜更舒適。我說,我當時累啊,不想考慮別的。還有原因我沒說,一是我逃命不考慮舒適,二是香港同樣不安全,我覺得忍著疲勞奔過去毫無意義,我知道大陸警察跑到香港綁架書商的事兒。過了一會兒,我嘔吐,幸好從昨天下午到現在,只在飛機上吃過一點食物,只吐了點胃液,車上有塑料袋,沒影響衣著儀容。我覺得司機開得雖快,但是穩,應該不是駕駛的問題。司機說我太緊張了導致嘔吐,說別擔心,以現在的情況趕上的概率很大。我哪裡是趕飛機,我是趕命,如果只是趕飛機,大不了買下一航班。可是,我不知道中國政府部門之間的時間差是多久,我只想盡快離開中國。錯過這一航班,我不知道在等下一航班的時候,我會不會被從候機廳抓走。

幸好,順利辦理登機牌,我趕上了。在飛機上,心情放鬆許多。乘務員發放了入境美國需要填寫的表格,本來旅行社會告訴怎麼填寫,但我錯過了集合時間,好在這表格不算難,大部分​​我會填,個別不確定的問題請教乘務員,填妥。

入境時,被問了一些問題。雖然塞班的政府僱員彬彬有禮,而且很親切的樣子,但我恐懼被遣返中國,勉強自己鎮定依然暴露出來一些緊張。對於來旅遊的,被拒絕入境無非浪費機票;而我是逃命的,我怕被送回中國面對被失踪的可能。好在,我原本計劃就是旅遊,逃命是意外。所以,關於旅遊的問題,我都回答出來了。然後,進入塞班境內,美國的海外領土,終於安全了。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