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算以後少談中國

中國是個噁心的國家,我批評時覺得噁心難耐。之所以忍住噁心,主要是想要減少受害者,我覺得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有助於讀者繞開陷阱。儘管這樣想,而且覺得愈早寫出來,愈早被人看到,愈減少受害者。

可是真的極其噁心,我因此拖延了不少。有些大陸讀者,由於恐懼中共,不敢在我的部落格留言,而是寫電郵給我。對於他們提到的問題,我有思考,也記下一些,可就是拖延至今沒有寫出來。我打算把以前拖延的寫完,就少談中國了。

我作為普通人,能做的事情有限。比如,我在whatsapp的一些民主群,好心提醒大家,whatsapp顯示手機號碼,中共隨便派幾個人在各個民主群溜達一圈,就可以把大家都記錄下來,而大陸手機號碼是實名登記的。我發佈了這些話之後,有幾個人求助我,我幫他們從google voice申請了美國手機號碼,免費幫助。不同於對別人,對民主人士,我願意免費幫助。

更多的人,無動於衷。有的說,不怕死,民主之花需要鮮血澆灌;有的說,只是被請喝茶;有的說,中共不至於把我們這麼多人全都抓走...我認為,中共把我們全都抓走的可能性確實挺低的,但是,隨機殺幾個嚇住大家是很有可能的。還有,請喝茶(拘留幾天談話)確實是大家經常聽說的,我以前也以為最多請喝茶,一直到權平失蹤就不這麼認為了。

總之,我盡力了,然後退群了。我不知道怎麼救大家,因為大部分人並不想要我的幫助,我尊重他們。今後,如果有人向我求助,我會以自己有限的能力,給予一些幫助,但不會主動參與些什麼了。除了繼續關注權平,只這一件主動。因為我認為他救了我的命。

許多人認為,權平是因衣獲罪,我不這麼認為,我認為無法確定理由。他是被中國警方祕密綁架的,官方並沒有公佈原因。除了衣服,他還在推特發佈自己的觀點。所以,我有理由猜測,在牆外貼文也是導致被中國警方綁架的可能性之一。我也在牆外發佈自己的觀點,所以,我恐懼也遭遇這樣的事情。牆外是言論自由的地方,許多大陸居民翻牆在牆外暫時感受一下自由,可是只要身體在中國,就不安全。現在,我已經逃離中國,我安全了。我感激權平為我預警,雖然我和他並不認識彼此,他不可能打算為我預警,可是他的經歷對我是預警,很有可能他挽救了我的生命。生命是寶貴的,只是可能,並不確定,也足夠我感激一輩子。所以,我會繼續關注,參與點兒力所能及的事。

對於關乎中國的其他人其他事,我可能不會再關注,我力量太小,而且我需要享受生活。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