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和社會的界限混亂

人是群居動物,不可避免的,有些事情需要合群。有些事情指哪些事情呢?

我認為私事無所謂合群,不應該被社會中大多數人的意見綁架。比如肥胖。胖子哪怕是吃胖的,吃的是自己花錢買的食物,沒吃別人的;哪怕是懶胖的,工作沒偷懶就可以,私生活是否懶與他人何干?有些國家,把過度肥胖列為殘疾,給予救濟金。這些國家的納稅人只要不侮辱胖子,只討論財政問題,還算有理由。那些不給胖子任何福利的國家的公民,有何理由去對別人胖瘦指指點點呢?再比如性取向、單身、生不生孩子...這些都是個人私事。

可是這些有權不去符合社會期待的事情,許多人總是強迫自己去符合。相反的,那些應該符合社會規範的事情,人們竟然毫無道德負疚感的去造假。比如形婚(形婚=假婚,明明就是造假,取了個混淆真假的名字)。婚姻屬於社會契約,其證書和公開的婚禮儀式,大宴賓朋,這些都明顯說明,這並不僅是個人私事了。結不結,是私事。結真的還是結假的就不是私事了,除非不去領證書也不要邀請任何人參加婚禮。

我這麼說,並不是說人們必須100%遵守那些應該符合社會規範的事情。有些情況,外界壓力強迫人們去做錯事。還是拿形婚舉例吧,有些父母用自殺來強迫孩子結婚。這時,形婚只是兩害取其輕的無奈之舉。那麼,為什麼我有時對此報以同情,有時不呢?取決於對方的價值觀。

有些人並不因為被迫做了錯事,而去顛倒黑白,即使做了錯事,也不去把錯事說成對的。哪怕其中有些人的壓力在我看來,並沒有大到被迫用錯事來逃避的程度,我不同情,但我也不會歧視。我們是人,不是神,誰身上沒錯誤呢?人家自己清楚是錯誤,我何必多嘴,我只會略過這件事,並不影響交往。

可是,有些人,一旦不得不做錯事時,就會扭曲自己的價值觀,而且扭曲所接觸的人們的價值觀,硬說自己做的是明智的。對此,以往我會對他們講一下自己的看法,後來見到了只是默默拉黑。他們有不講公德的自由,我也有不接觸他們的自由。我只會在自己的部落格,寫一下反對意見,這種無所謂對方是否看得到的方式,明顯不是為了說服他們,只是為了讓我的朋友看到,我不是那種人。

拿形婚舉例,只是由於我是同志,對同志的例子較為熟悉。事實上,這種價值觀當然和性取向毫無關聯。比如大躍進,比如文革,這些事情無所謂性取向。這些錯事,而且是大錯事,是人類的浩劫。可是,中國大陸有不少這類主題的餐館,不是為了紀念受害者,而是滿足某些顧客的甜蜜回憶。至今,許多老一輩的大陸人,並不願意承認年輕時做了蠢事,總是強調,那時的國情應該做那些事情。寧可蠢到老蠢一世,不願意承認年輕時蠢了一時。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