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極權剝奪的判斷力

言論自由的國家,人們說話大概需要考慮兩個方面:合法和自己的形象。比如兒童色情、誹謗、恐嚇、盜版、虛假廣告等在言論自由中屬於例外,屬於非法。再比如種族歧視,只要沒有提倡明顯而即刻的暴力,說話者的職位無法對他人進行就業歧視就學歧視等,不屬於言論自由中的例外情況,那就是合法的,但會損害自己的形象,顯得沒有教養。通常,是一些確實沒有教養,不知道什麼是教養的人們在說。言論自由,並不意味著乾淨,而是意味著承擔責任。

禁止言論自由的國家,人們說話大概需要考慮三個方面:合乎審核制度、合法和自己形象。這並不是說言論自由的國家沒有言論審核,而是審核以法律法規為依據,沒有越過法律法規,而且審核標準是公開的。比如google撤出中國大陸這件事,有些人說google無法接受言論審核,所以撤了。我不這麼認為,無法接受言論審核,還是無法接受中國大陸的言論審核之間是有區別的。大家可以從google的公開報告中看到,google接受審核。
https://www.google.com/transparencyreport/?hl=zh-TW

據我所知,大陸的言論審查是暗箱操作:政府不公開審查標準,而且逮捕膽敢公開的人,參見高瑜案。

不公開審查標準,大陸政府如何向公眾解釋審查這件事呢?一開始,政府掩耳盜鈴,不承認自己進行審查了。我記得前幾年,大陸外交部答外國記者提問時,總是否認有言論審查,這類問答,經常被大陸網友截屏轉發,我以前看過不少,不過沒收集下來,有趣的人們可以自己搜索收集。不承認顯然沒用,於是政府就開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公開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些大家在网信办看到的,或者註冊大陸網站時經常在用戶协议上看到的東西。事實上當然不止那些東西,而且那些東西的優先級低於某些不可公開的理由。舉個例子,“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破壞民族團結”是大陸政府禁止的,可是在大陸網路卻隨處可見。

在言論自由的國家,遇見民族歧視言論並不奇怪,可是大陸是禁止民族歧視言論的啊,怎麼愈禁止愈加氾濫呢?我認為原因是,大陸政府以禁止A為幌子,實際在審查B,這就造成了,人們遇見A時,誤認為A不是A,覺得若是A,那麼就不會通過審查出現在自己眼前。大家可以把民族歧視代入A試試,問一問那些說出民族歧視言論的大陸人,你會看到許多人理直氣壯的說那些言論不是民族歧視,還有各種各樣的解釋,總之他們自己並不認為自己的言論屬於歧視。不僅民族歧視,大家可以代入那些在大陸網路中烏七八糟,被命令禁止,卻氾濫成災的東西試試。

以禁止A為幌子,實際在審查B。這個花招,許多大陸民眾知道後者,畢竟政府做得太過火了。可是對於前者,許多民眾就不清楚了,畢竟政府在摟草打兔子,有一搭無一搭的做了一點。人們看到別人被屏蔽時,不會武斷的認為,這個人說了不健康的東西。可是,自己的話暢通無阻時,並不會考慮自己說的話是不是健康的。這種人,不僅大陸牆內的網民有許多,而且翻牆者也有許多,甚至民運圈子都有一些。當政府剝奪了人們判斷的權利,經常替大家做判斷時,很少有人有足夠的機會鍛鍊出成年人應有的判斷力。翻牆而出只是重新獲得了鍛鍊機會,並不會馬上擁有成年人應該具有的判斷力。

我舉個牆外的例子吧,我覺得已經沒必要舉牆內的例子了,牆內看不到這裡。偶爾,我會看到一些翻牆出來的人們說,牆外比牆內更不自由。這些話,讓我感到驚訝,於是我就看了看他們發了什麼。其中,比較有趣的一類是,秀孩子裸照的。他們的語氣很冤枉,自稱那是自己的孩子。我看了看,他們發佈的照片確實不是色情的,我願意相信他們說的話,那些可能是他們的孩子。可是他們有考慮過嗎,孩子是私人財產嗎?肯定不是,而是人,需要被尊重的人!那麼應該取得孩子同意吧。不過,孩子不是成年人,沒有完全行為能力,所以監護人可以代為決定。但監護人有責任保護孩子啊!即使不是色情裸照,只是裸照;即使申訴後可能會解封,因為不是兒童色情確實有解封的可能,但是發佈自己家人的裸照穩妥嗎?!這是尊重家人的行為嗎?這是監護人應該做出的決定嗎?這是侵犯家人隱私權吧!即使將來孩子長大不計較這件事,可是現在發佈家人裸照,究竟想要吸引什麼類型的人群交朋友呢?吸引來的人,會是懂得互相尊重的人嗎?這些發佈裸照的人,是想找些人來侮辱自己嗎?

我再舉個民運圈子的例子,歧視非洲裔,或者說歧視黑人。我說的歧視,不是語言造成的誤會。懂中文的人們都知道,黑白黃棕四大人種的名稱,在中文裡不涉及褒義貶義。稱呼非洲裔為黑人,在中文裡,並不是歧視。我說的歧視,是真正的歧視,是把一些負面概念捆綁於人種。例如,廣州黑人將會毀滅中國大陸,這種言論。明明是非法移民的問題,關鍵在於非法,偏要說種族。這種言論,如果在牆內也就罷了,我不是指這言論在牆內就沒有危害了,而是牆內有獨裁政府帶頭搞種族歧視,價值觀想要不被帶溝裡很難。中共總是為自己的獨裁找藉口,比如說遊行的群眾是被煽動。總之,各種族內歧視的論調,說得好像大陸人智商有問題似地。而且中共禁止討論制度,一旦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有些人批評這是制度不合理造成的,他們有的被屏蔽,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失蹤。人們看不到改善制度這個思路,而是中國人劣根性之類的思路大行其道。連自己都歧視的人,我不知道怎麼跟他們解釋種族平等。反正,只要獨裁不改,牆內就那樣了。而牆外,既然來到了自由世界,而且既然大家是追求普世價值觀的民主人士,那麼說話請和自己的價值觀一致好麼?

我舉這倆是我能看出問題的例子,恐怕還有些事情,由於我也錯到一塊兒,所以看不出來有問題。我知道我在牆內待的比牆外久,自認為沒有出汙泥而不染,保持一個開放的心態吧,隨時改。

最後,記錄一個我的疑慮,對牆內產品的擔憂。

對於公司來說,如果不公開自己所屏蔽的內容,具體是哪些,而且是應政府的要求,就會使消費者分不清是公司爛,還是公司遵守政府的要求。有些跨國公司,可能考慮到為了一個國家的市場,損害形象,會降低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於是不進入或者撤出中國大陸。而那些在全球市場毫無競爭力的公司,就無所謂形象了,填補了中國大陸市場的空白。不過,這些本土企業早期雖然得益於審查制度趕走了競爭對手,但他們做大做強時,也受害於審查制度,無法被在乎言論自由的消費者所接受,無論他們的產品功能設計得如何,消費者恐懼失去言論自由,不敢嘗試。

本文主題不是商業,而是談論個人,審查制度對我的影響。有的人完全不用牆內的產品,也有的人用的同時還用著牆外的產品,這兩種沒啥可說的。有的人只用牆內的產品,我會懷疑這種人會不會不知不覺中被反人類價值觀汙染呢?畢竟牆內是個封閉環境,那些公司已經中了黑箱審查制度的毒癮,服從中共的命令,不停的屏蔽不同於中共價值觀的那些言論,因此輿論經常一邊倒的倒向反人類。我對自己的判斷力不夠有自信,不敢和只用牆內產品的人交往。這不是指不和大陸居民交往,畢竟許多大陸居民在使用牆外產品。牆外的產品,雖然也不是純淨的,但好在是一個開放環境,會有各種各樣的價值觀互相交流,有些糟糕但迷惑人的事情,會被討論清楚。既然來到這樣的環境,我想要儘量減少使用牆內的產品,同時不交往被牆內套牢的人們,除非他們解套。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