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被牆還能看嗎

在牆外久了,一些在牆內時喜歡的節目,像是《羅輯思維》等,不再有興趣看了。我不是說這些節目製作人有什麼不好,或許他們本人比節目表現出來的更有才華,可惜戴著言論審核的鐐銬跳舞,即使他們很會跳舞,也很努力,但舞姿就是達不到一流。我的感受是,二流三流節目,牆外並不比牆內好,可是考慮到一流節目,牆或許可以作為一個篩選的捷徑來節約我的時間,不被牆那麼是一流的可能性會極低。

中國獨裁政府用審查體制把國內和國外的一流節目都阻擋在牆外,這是他們的目標。我們這些在牆外的人也可以反著來用,更便捷的篩選出一流節目來看。牆內的創作者,為了錢也好,為了讓更多的人看到以便“能拯救一只自幹五算一只”的悲天憫人公益目標也好,不管他們為了什麼,總之他們做出了適應牆的行為,導致了作品品質下降的結果。我們在牆外的人既然能看到更優秀的作品,為什麼不對自己好一些呢?我不是忠實粉絲,我只忠實於自己的興趣和品味。

對於牆內製作人,我幫他們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牆內發佈閹割版,牆外發佈完整版並且標註是完整版。我不認為自己比他們聰明,想到了他們想不到的辦法。可惜,我現在看到是,他們對牆外的觀眾絲毫不重視,原封不動照搬牆內的作品發佈。那麼,我只好自己重視自己,去看那些適應觀眾不適應牆的節目。

在牆外愈久,我對一些事情愈有平常心,可能由於不再被迫適應,於是就不憤怒了。我更能考慮這個東西對我有沒有用處,而不是只關注這個東西損害了大多數人的利益,損害了人類的尊嚴。站著說話確實不腰疼,比跪著時舒服多了。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