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美國大選

對於大選,我這篇日誌純屬無知,想瞭解大選的人們請別浪費時間看。對於朋友想瞭解我的價值觀,尚有看的價值。

我沒有在美國生活過,在中國大陸生活了三十多年,作為一個被中共從小騙到大的人,我的價值觀受到經歷影響,我不相信任何口頭的承諾,只相信對方已經做過的事情。我在大陸見識到,中共極權政府的謊言鋪天蓋地,各種歪理被花言巧語修飾得貌似有道理。擺脫中共那些反人類的價值觀,已經耗費了我許多精力,總算掙扎出陷阱之後我不愛看有洗腦嫌疑的政客廣告、政客演講等等宣傳。我更喜歡搜尋羅列對方執政期間做過的那些大事,這些事情後果如何。許多事情發生時,內行才能看出門道,但是後果發生時,即使外行也會感覺到其中的問題,然後針對問題來搜尋內行的觀點,將其觀點代入事情來檢查和後果是否吻合,就能輕鬆判斷哪些內行的觀點有靠譜的可能,然後對比這些觀點。這種行事方法,看中國的政客很難,因為中國大陸實行新聞管制、言論管制、網路封鎖,可是看美國政客不難,美國有新聞自由和言論自由,而且美國網路沒有牆。

以我這種行事方式,如果我有權利投票,我當然選克林頓。不是因為她夠優秀,而是因為川普的從政經驗為零,我不認為經營公司和管理國家是同類事(我不喜歡拿不同類的事情對比,因此我也不認為合法避稅這類私德有虧的事情對公事有參考的必要)。多做多錯,少做少錯,不做不錯。可能我比較保守吧,即使一個有經驗的人錯誤再多,只要沒硬傷,我寧可相信有錯誤的人,也不願意相信一個未知數。

對我來說什麼是硬傷呢?只要在民主沒失靈的國家,沒有違法,我就認為沒有不可容忍的錯誤。像是電郵門事件,只要FBI沒調查出結果,我就不會將其作為判斷依據。我不相信那些極權國家的黑客所展示的“真相”,斷章取義這招我在中共那裡已經見識多了,不會重複上當。對於政府相對透明的國家,沒有必要聽那些野路子消息,更不用提將其作為判斷依據。


現在選舉結果很明顯了,多數美國人的選擇和我不同。這又怎樣?我最想移民的目的國依然是美國。我對大選的判斷只是我自認為風險最低的選擇,未必是對的。即使是對的,一個民主國家的總統又不是極權國家的主席,一個被民主限制了權利的總統一個人能搞糟一個國家嗎?不可能。所以,我不會因為一個人對一個國家改變印象,我仍然喜歡美國,我盼望新一任美國總統的承諾成為現實,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國本來就有偉大的基礎,而且不止總統一人在努力。

於是我只是對還在大陸生活的親朋提醒一下,人民幣可能因此擴大貶值空間,然後該怎樣繼續怎樣。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