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賈敬龍案,對比牆內牆外的言論自由

本月22號,朋友說他之前發給國際特赦組織總部的電郵被退回了。他用的是gmail,我就換了幾個別家公司的郵箱,也同樣被退回。於是,我猜測特赦組織的這一個郵箱收信有問題,而不是我們發信的郵箱有問題。那麼,就尋找更多途徑。

朋友給特赦組織的臺灣分會、香港分會發送電郵,成功送達。
我給特赦組織的香港分會facebook發訊息,又給總部的新浪微博私信,微博是通過總部官網頁底“關注我們”鏈接過去的。我發私信後,收到自動回覆說,為了防止被刪,請同時關注...又給出了一些帳號。我聽從建議,結果點開這些帳號,全都提示帳號已經被刪除!這讓我懷疑,我的私信能成功送達嗎?於是我又在特赦組織的主頁評論。新浪微博沒有在主頁留言的功能,只有評論文章的功能。我就在主頁最新的一篇文章發佈評論,曲線達到留言的目的。顯然歪樓了,那是一篇關於維權律師被抓捕的文章,而我說的是賈敬龍,但只好如此。

今天,我的facebook收到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的留言,如下圖

我點開香港分會給的鏈接,看到分會開始了緊急行動,如下圖

同樣是今天,新浪微博呢?我打開私信,沒有新的私信,看到的依然是我最後發出的一句話,如下圖

我打開特赦組織的這個微博,看到的是目前僅剩的這一個帳號也被刪除了,如下圖

我自己的微博沒有被刪,我當初評論時選擇了把評論轉發到我的微博,這條轉發現在如下圖

這讓我感覺糟透了,我不知道特赦組織這個微博被刪除是因為別的事情,還是因為我公開提到了賈敬龍。

僅以這篇流水帳紀念被刪除的特赦組織微博,並供大家參考,牆內牆外的言論自由現狀。很明顯,牆外是自由的,牆內是沒有自由的。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