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無法同情中國老兵

最近老兵維權,被各種各樣的維穩手段炮製。他們的遭遇屬於社會不公,可我就是無法同情他們,雖然我知道自己的情緒是不講理的,屬於遷怒,但就是無法強迫自己理智的同情他們。

因為一些事,我對中國軍人的印象是恐懼、憤怒、鄙視。

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門大屠殺,我不僅沒有參與,連目睹都沒有,本來我並不關心歷史的錯誤,我知道社會的發展不可能順風順水,可是中國政府的詭異態度,強迫我去瞭解這件事。每年6月4日前後那些天,都是對翻牆工具的考驗,當我每次為了看非政治的東西卻被政治阻撓了途徑時,只好查查看究竟是什麼事。

事實顛覆我的世界觀,我原本尊敬軍人,認為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守護我們這些公民。可是,事實不僅如此,中國的軍人不僅冒著生命危險抵禦外敵,他們還屠殺中國公民!屠殺那些用和平手段抗議的同胞們!這就是我國軍人對待民眾的態度,那麼被外敵入侵又能怎樣?這讓我想起牧羊犬,保護羊不被狼吃掉,可是也幫著牧羊人防止羊逃跑,至於羊是被牧羊人剪羊毛而已呢,還是殺了吃肉呢,狗是忠於主人而不是忠於羊的。

更恐怖的是,這段歷史沒有成為過去。我不害怕德國人,因為德國人總是為曾經納粹而道歉;我也不害怕美國人,美國人也為一些黑暗史追悔不已,黑奴啊、屠殺印第安人啊... ...他們的態度,讓我感到歷史不會重演。中國政府則不同,不僅網路封鎖而已,現實中還逮捕那些膽敢悼念六四遇難者的民眾們。而中國軍人,至今中國軍人的價值觀依然停留在“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我一次次的問我所遇到的中國軍人,這句話的限定條件是什麼,他們的回答都是“無條件服從”!即使我問,如果這個命令是屠殺同胞呢?他們依然不改答案!當我問一些民主國家的軍人時,他們回答,執行命令,但是故意瞄不中。兩者對比,我尊敬民主國家的軍人,並且懷疑中國軍人究竟屬於人類還是屬於軍用機械?

我作為一個普通公民,想法微不足道,掌權者的想法才是對中國軍人有影響的。有傳聞說,共黨對中國軍人在天安門屠殺時的戰績很滿意,於是開始獎賞他們。後來發生的事情,讓我感覺,傳聞可能是真的。

每次救災,儘管有時民間公益組織因為位置近等原因早到了,但就是被小股部隊封鎖著,不被允許進到災區救人。後來大股部隊的救災表演雖然場面宏大,可我就是感動不起來,只是為那些被延誤時機而冤死的平民悲傷,捧紅主角的代價太大了!

還有,魏則西事件暴露出的,軍隊醫院為了創收,出租科室,任憑沒有行醫資格的醫院以軍醫名義騙人。

中國軍人,主子交給任務時,他們就是軍用機械,沒有腦子,一句“服從命令”拋棄了所有身為人類應該承擔的責任,任憑獨裁者作惡或用來表演;主子沒有給任務時,很有腦子,但很可惜,同樣拋棄了所有身為人類應該承擔的責任,毫無負擔的創造賺錢方法。

對於這樣一個群體,儘管我知道這次維權的老兵是中越戰爭時期的軍人,是抵禦外敵的軍人,是1989年之前的軍人,和後來的事情沒有關係,我仍然無法以羊的身份對狗報以同情。我只是一個武力值渣渣的平民,我恐懼也無法反抗,不敢反抗,只能看著狗被虐待而竊喜,我知道這很無恥,可我身為弱者時高尚不起來。

我也僅能短暫竊喜而已,我相信很快主人就會給狗丟幾塊肉骨頭,因為狗並沒有挑戰主人的位置,也沒有為羊打抱不平,他們沒有試圖改變體制,只想自己吃飽肚子而已。主人為了讓現在正在用的壯年狗安心,肯定會安撫好過去用廢了的老狗。現在不給,只是一種訓犬策略,不可以狗一想要某件東西,就馬上給它,這樣會讓它誤認為可以挑戰主人的位置。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