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同性戀難自豪

我在大陸時,從未覺得身為同性戀有什麼可自豪的,可以吐曹的方面太多太多,當然我也沒覺得有什麼可自卑的,這些吐曹點和異性戀本質一樣。


一、言論自由

大陸有這麼一個特色,居民們因為沒有公民權,覺得關心政治沒用,於是對政治冷淡,可是卻總是被政治。方方面面皆如此,明明沒談論政治,莫名其妙被屏蔽,甚至封殺。咱同志被封殺的節目,我知道的有倆:《拉拉萬萬碎》全系列和《奇葩說》中蔡康永談出櫃那一集。我這種對同志新聞不熱心的人都從朋友口中得知這倆,被封殺的肯定遠遠超過2個。

大陸同志有創造力嗎?有。有優秀的作品嗎?有。但是看不到哇,被屏蔽啊。讓我拿什麼驕傲呢?不過異性戀也一樣被屏蔽呀,所以我也不自卑。

同理還有遊行,無論直人還是同志,無論什麼題材,均沒有遊行自由。


二、詭異的教育和失靈的司法

今年,中山大學女生起訴教育部監管缺失的新聞,讓我得知一件怪事。大陸在2001年就已經同性戀去病理化了,2001年中華精神科學會發布的《中國精神障礙分類與診斷標準》,認定同性戀是一種性傾向而不屬於病態。不過,民間公益組織“同城青少年資源中心”2014年8月發布的《中國高校教科書中對同性戀的錯誤和污名內容及其影響調查報告》顯示,2001年後出版的教科書中,40%把同性戀視為病態,50%主張把同性戀治療成為“正常”的異性戀。

大陸有著一個凡事追求統一的極權政府,不像日本那種教材出版較為自由的國家,所以大陸教材搞出這樣的烏龍,很明顯就是教育部監管缺失。比教育部更詭異的是司法,這位女生三次起訴教育部均敗訴!

這事兒我該自豪嗎?一位英雄和一群詭異的官老爺,這兩種人都是我的同胞。


三、純屬擺設的人大代表

李銀河年年為同性婚姻奔走,爭取人大代表遞交同性婚姻提案,讓我感動。可是大陸人都知道,人大代表都是擺設,大陸的政權掌握在中共少數高層手裡,這又讓我的感動降溫不少。從而,儘管我是同志,我卻更關心民主,較少關心同志權益。


四、假同志

1、直女
大陸政府把一些本應政府承擔的責任甩向社會,比如生育,比如性別不平等問題。一些異性戀女人誤以為成為同性戀可以避開一些性別劣勢,而嘗試當一當同性戀。不過,性取向畢竟是天生的,她們後天努力也沒用,她們的嘗試只是在浪費自己和他人的時間,拉低了同性戀人群的性滿意度。當她們發覺同性戀並不能避開性別劣勢時,就離開了,給大眾造成錯誤印象,好像性取向能後天改變似地。我無法去指責她們,都是政府受害者,只能瞪大眼睛自己學會甄別。

2、女跨男
跨性別本就是LGBT中的一員,大陸特別之處是,一部分跨性別人士並不自稱跨性別,而是自稱同志。我認為這是因為跨性別比同性戀更受歧視,只是從一個最受歧視的群體躲藏到一個很受歧視的群體罷了。因此,我一開始對他們並沒有不好的印象。
一直到,李銀河自稱直人,被女跨男人群中自稱同志的那一部分口誅筆伐,我才開始厭惡冒充同志的跨性別。李銀河的戀人是女跨男,女跨男屬於男性。李既然喜歡男性,當然是異性戀。正確的概念,卻被罵,讓我意識到,能自我接納的跨性別和自欺欺人的跨性別是不同的。
自身概念混亂,卻理直氣壯的指責正確的概念,這種事情並不是此事獨有的。當一個地區連國家、政府、政黨的區別都不懂時,跨性別和同性戀區別不清有什麼奇怪呢?不要對概念認真,是大陸流行的價值觀,不過只有談論正確概念時有效,他們普及錯誤概念時那認真勁頭就是另一回事了。


五、假結婚

在一些社會普遍歧視同性戀的國家,男女同志合夥假結婚保護自己並不奇怪,大陸這一點並不特殊。特殊的是,明明是假結婚吧,卻故意重新取名為“形婚”,還對此驕傲。我經常在大陸的同志論壇和討論組看到徵友廣告,作者用自豪的語氣強調自己已經形婚了。還看到許多徵婚廣告,一副“形婚對於同志是必然的”語氣。甚至,今年看到許多流行的手機應用裡,有專門的形婚板塊了,一副喜氣洋洋的氛圍。

包容,這個詞在大陸是“和稀泥”的同義詞,以假為美在大陸也是可以被包容的。

假結婚的人們,情況多種多樣,比較有大陸特色的有5點。

1、生殖習俗+親情綁架
大部分大陸人不僅自己熱衷於生孩子,還熱衷於強迫別人生孩子,習慣於嘲笑沒有孩子的人,無論這些人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在這種生殖習俗下,大齡單身直人是被取笑的,直人丁克家庭是被取笑的。以單身模糊自身性取向,來避開輿論壓力,這招在大陸無效。要麼誠實,要麼撒謊,無法迴避。
許多大陸父母並不愛自己的孩子(可能不是因為愛,只是順從習俗生的),面子比裡子重要,孩子是否幸福並不重要,自己不被取笑才是關鍵。其實他們不僅不愛孩子,也不愛自己,沒有多少自我意識,有點像社會意識集合體,這些父母面對社會壓力,會用生命去威脅孩子結婚生子。在親情綁架下,一些同志就無奈的造假了,造假總比父母自殺或腦溢血好。

2、房地產
大陸的房地產如火如荼,普通收入的年輕人買不起房子是普遍的。這一點和異性戀還是同性戀無關。只不過,異性戀一旦結婚,父母願意主動來分擔經濟壓力,而同性戀想要得到父母的幫助,就只能冒充異性戀去結婚了。

3、招聘腐敗
在大陸,許多輕鬆又收入不錯的工作,在招聘之前就已經內定好了,招聘只不過是走個過場。通常,使用交叉法逃避反腐,比如,某長輩在A部門掌權,他有朋友在B部門掌權,就把自己的晚輩送去B部門,同時接收朋友的晚輩來A部門工作。通過這樣的方式取得工作的人們,當然不敢忤逆長輩。異性戀由於價值觀和長輩相同,沒啥可說的,長輩喜歡看晚輩結婚,就結唄。同性戀就只好造假了。

4、立法程序令人絕望
當我看到民主國家的同志為同性婚姻合法化努力時,大陸同志卻在為形婚發揮創造力,這樣對比,我無法對大陸同志產生認同感,但我也不會因此厭惡,因為大陸的立法程序,大陸的人大代表制度,這些常識無需我贅述,大陸居民對立法有絕望情緒,不僅同性婚姻合法化這一件事。

有朋友要我贅述一下,我就補充一段話吧,引用自http://flipped.educloud.tw/faq/19
“在間接民主下,主人與主事是分離的,用約翰﹒穆勒的話說,人民應該是主人,但他們必須聘用比他們更能幹的僕人。由於人民並不親自主事,所以間接民主要求有一整套的監督機構來對人民的代表及由此產生的政府進行監督和防范,以免僕人濫用權力變成主人。在本文中,間接民主即指代議民主。間接選舉並不等同於間接民主,因為間接選舉出來的代表未必真的有權參政議政。精英政治也未必是間接民主,因為這些精英未必是通過自由公平的選舉產生的,他們的權力未必受到人民的監督。”

5、缺乏契約精神
大陸人普遍認為,結婚是自己的私事,即使造假也於他人無關,忽視婚姻是一種社會契約。不過,這個觀念並不是空穴來風,大陸的福利很低,包括婚姻,假結婚沒有騙取社會福利的嫌疑,確實挺像和社會無關的。


就是這些值得同情的和不值得同情的人們組成了假結婚群體。儘管其中有值得同情的,可惜這個群體終究用自己的小聰明,造成了同志更難以行走在陽光下。如果他們低調,我可以理解,個體有不承擔群體責任的自由。可惜他們高調,他們自豪,這就像一個人身體不舒服在街頭嘔吐了,周圍人看到這噁心的一幕,本不會和病患計較,可是如果這病患嘔吐後興奮的說:“耶,我嘔吐,我自豪,我吐得真是讚。大家快來看,我吐出來的東西真好看。”大家還同情麼?


這就是我對大陸同性戀群體的感受,少數英雄的存在,使我不至於厭惡這個群體。但畢竟魚龍混雜,有社會因素,也有群體成員本身因素,總之太亂,讓我毫無認同感,更沒有自豪感。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