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被刪的經驗——各大中文平台的尺度

本文目的不是為了促成這些平台改進,它們懶得理草民;是為了搜到此日誌的人們可以少被浪費些時間和精力。

尺度最小——搜狐自媒體
搜狐刪文章,不限於政治和性,舉個例子,2015年夏天,我寫過一篇《你竟然用百度》。
大概內容是,因為《同性戀者訴百度矯治廣告侵權 法院立案》這個新聞,我知道競價排名這回事,這件事情的性質代表著冰山一角,並不僅僅是同性戀這一個領域的事情。搜索引擎的中立態度最重要,如果一個搜索引擎收了錢,就故意只呈現某些觀點,我就會在各個領域被不知不覺洗腦。
這篇文被屏蔽的理由是:不得誹謗其他公司。

夾帶私貨——網易樂乎(Lofter)
樂乎刪文章,同樣不限於政治和性,只是不像搜狐那樣為其他公司操心,而是私心作祟。舉個例子,2015年秋天,我寫過一篇《偽期貨中看不懂的現象》。
大概內容是,因為一則新聞:"汎亞交易所資金鍊斷裂,涉及全國20個省份,22萬投資者,總金額達400億元。"痛心怎麼有那麼多投資者上當,於是談談現貨公司這回事。許多現貨交易所,做的所謂"現貨"根本不符合現貨的定義,而是符合偽期貨定義,之所以叫做現貨只是為了逃避中國證監會的監管,而且它們根本沒有交易所資質。順便給出證監會官網www.csrc.gov.cn,告訴大家可以到政府網站查詢交易所和期貨公司是否具有合法資質。
這篇文章被刪時,我很驚訝,因為這篇文章完全沒有和中國政府唱反調。可是lofter並沒有像搜狐一樣告知具體原因,而是泛泛的說我違反規定,而我看完那篇長長的規定,沒有發覺自己有違反。於是,我猜測是因為帶了"中國"這個詞被誤刪。以往在各個社交平台玩兒的時候,見到一個現象,就是這類詞容易召喚出自動刪帖機器人,時靈時不靈的。後來,我見到網易在做"現貨"交易所,懂了。



所以言論管制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上樑不正下樑歪,層層夾帶私貨,最終膨脹到超出始作俑者的預期目標很多很多倍。

機器人出沒——知乎
我被知乎刪過一些問答,牆方面的話題,這種話題在這個國度被刪是慣例,所以我不因此討厭知乎,只是不常用了,以quora做為常用。後來,和網友私信討論牆的話題,被自動程序停用帳號,提示我發送驗證碼可以解除異常,讓我把某串數字發過去,給出的途徑只有:電信用戶給某號發短信、聯通另一個號、移動再一個號。因為我用的運營商不在其中,所以就沒驗證,已棄。
原因猜測,可能因為我和聊天的人沒有互相關注,當時抱著聊幾句就算完的心態,沒有想到和十幾個陌生人,每人只聊2、3句就引來機器人。我不常用知乎,對一些規則了解不多。

淨身大展覽——微信公眾號
微信刪朝政和色色的事情,這一點沒什麼可說的,有趣之處是許多公眾號在兩條腿走路。公眾號都是淨身版,而在自己的網站,或者臉書發布更多有趣的東西。我過去沒棄用微信時,就養成了習慣,看到哪個有趣的公眾號,就去google它的名稱。

服務不細緻——豆瓣
以上一直在說刪,其實並不准確,準確的說法是屏蔽,就是雖然無法被別人看到了,但是作者自己能看到,可以自行備份。豆瓣則是真刪,不過會把原文發送到作者郵箱,本來覺得這樣和屏蔽一個效果,後來我有一個小組被解散了,我發在組裡的帖子全都沒有發到我郵箱!

不得不用——新浪微博
本來我對微博印像很差,所以在它最火爆的巔峰期沒有湊熱鬧。差的原因是,我粉的博客——可能吧,作者被新浪編輯盜了一篇原創,作者去理論,遭遇到了濫用私刑——把加V認證給摘了。看完整件事的截圖,我就對微博敬而遠之了,一直到在其他平台被屏蔽煩了,試試微博,把在其他平台被屏蔽的文發到微博,結果微博從未屏蔽過我任何一篇文。於是,我就常用微博了。
用的多了,發覺,只是我沒被屏蔽過而已。比如,我關注的女權行動派,今年4月有一陣子原帳號被屏蔽,換個名字開新號,還是被屏蔽,換了一堆各種類似的名字,一律屏蔽。有趣的是,後來搜"女權",不僅行動派一家被屏蔽的事兒了,什麼查詢結果也沒有,女權全軍覆沒。弔詭的是,不知什麼時候,女權又被允許出現了。這些做公益的人們也都沒有喊冤講講怎麼回事,如果錯過這個精彩時期,可能以為世界和平呢。

現在,我常用的是google+以及臉書,並不是美國公司比中國公司優秀,而是美國有言論自由,所以公司作惡時,明顯就是它自己本身的問題,責任不在政府,沒有什麼不可言說的國家機密。比如,臉書有一次屏蔽一張戰爭時期的照片,那張照片是為了呼籲世界和平,展示戰爭的殘酷,可是因為裡面有個小孩光著身子,就被以兒童裸露的理由屏蔽了。這件事引起大量網友的口誅筆伐,最終道歉並解禁。

我在牆內的朋友們,雖然會穿牆,但往往覺得牆外講中文的少,自願留在牆內忍受刪刪刪。我認為,他們的想法是實際的,只是有必要在牆外同步發布,這樣遭遇屏蔽時,一部分粉絲可以不受影響。雖然這部分粉絲是少數,但多同步粘貼到一個平台耗費的時間很少。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