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正變成奇怪的語言

現代標準漢語作為一個大語種,在多個國家和地區作為官方語言之一:中國大陸普通話、中國香港粵語、中國澳門粵語、新加坡華語、臺灣國語等。這些小分支本來就大同小異,隨著網路交流日益頻繁,至少在文字方面,大家愈來愈相互看得懂,除了普通話。由於中共的網路封鎖和言論審查,大陸人已經無法正常說話了。即使政治冷淡,不談論政治,依然會因為段落中出現某些詞次數多一點而被刪帖(如果談論政治,則不止刪帖而已)。為了不被刪,大陸人發明了各種背離字面意思的詞。不像是臺灣人說“軟體”,大陸人說“軟件”,這一類雖然不同但從字面能猜出意思,不至於有語言障礙的詞。大陸網民發明的怪詞,從字面很難猜出詞意。

姓趙、趙家人,在大陸不再指百家姓裡的趙,而是中國的權貴階層。如果姓氏是趙,介紹自己的姓名時得額外羅嗦一番:趙錢孫李的趙。
此圖被轉載太多,我分辨不出原作在哪裡。

關於趙的衍生詞有:
趙王——主席不是經由普選上台。
精趙——精神趙家人,不屬於權貴階層(真趙),但被洗腦洗傻了,以權貴階層利益為先考慮任何問題的一部分中國人,類似的詞有支那豚、自幹五(五毛指拿中共工資發貼給大眾洗腦的人,自幹五=自帶乾糧的五毛,不拿工資,已經被洗腦,自發自願發帖給更多民眾洗腦)、小粉紅(身在海外,卻因為斯德哥爾摩症未痊癒,而為極權政府說話。因為早期其中一波在晉江論壇發帖,這個論壇那時底色是粉紅色。為什麼是晉江呢?因為人家只是文學,不涉及政治,卻頻繁被禁詞拖累,於是好多人意識到禁詞這件事,開始討論。順便說一下,晉江愛好者認為小粉紅原本是用來稱呼晉江文學愛好者的稱呼,為這個詞被汙染鳴不平。可惜,事情已經這樣了。我還想為粉紅色鳴不平呢)。
趙國、貴趙——這不是我的中國。類似的詞有你國、你黨、共慘黨、貴支、天朝、朝廷。

其中支那豚、貴支,因為“支那”曾經是日本侵略者對中國的蔑稱,讓這兩個詞聽起來像是種族歧視,其實不然。精趙如果只是自己腦殘,大家完全可以相安無事,畢竟多元化是包容各種價值觀的。可惜,精趙總是綁架別人的價值觀,自己被中共洗腦以為中國=中共,還不容許別人澄清概念,給不愛中共的人扣上不愛國的帽子。遇到精趙概念不清卻油鹽不進時,厭惡極權的人只好表明立場:你的中國不是我的中國。為了避免汙染“中國”這個名稱,於是用支那等蔑稱來稱呼極權政府,也有這個國家始終不長進的味道,始終停留在封建意識,沒有民主。也有比較中性的稱呼——瓷器國。

類似瓷器國這種思路的,還有炸藥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劉曉波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於是諾貝爾在某些紀念日成了需要琢磨新詞來替代的禁詞。

喝血社會、河蟹——中共宣揚和諧社會,可是並不是真正的和諧,而是用暴力手段維持表面的虛假的和諧,權貴們利用職權欺壓民眾,民眾發表反對言論被抓捕,因此被網民用諧音“喝血”諷刺。不知道有人因言論獲罪,只經歷過刪帖的網民,通常使用“河蟹”。

膜蛤、蛤絲、膜法師——由於在中國大陸,中共領導人的名字是禁詞,所以網民只好發明代稱。一些網民覺得江澤民長相類似蛤蟆,膜蛤和膜法師指膜拜蛤蟆,蛤丝指蛤蟆的粉絲。這幫獨裁者啊,禁止別人評論自己,反而逼得網民們發明了更醜的詞。

習禁評——中國依然是極權國家,領導人換來換去都是極權者,習近平也不例外。

中國大陸的怪詞,遠遠不止我知道的這麼點兒。中國官方沒有公佈任何一個禁詞表,並且將此視為國家機密,洩露國家機密將會被判刑。網民們只能摸著石頭過河,被刪帖被屏蔽被禁言多了,自己摸索出哪些詞被禁,或自己發明些替代詞,或從網友獲得替代詞。普通話,這個現代漢語的分支,被言論審查搞得怪詞層出不窮,與其他分支漸行漸遠,如果中國人繼續失去言論自由,可以預見未來普通話將成為另一種語言。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