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狼奶歷程——源起

我從小接觸的環境中,人們普遍認為政治是骯髒的東西,像是避免說髒話一樣,不談論政治。可是,政治並不是想躲開就能躲得開的。九年義務教育中,暫且不提思想品德這一些不屬於閉卷考試可以矇混過關的課,單純看必須應付考試的課程,至少有兩門涉及政治——政治和歷史。即使我選擇了理科,和文科的區別只在於避免了高三這一年的荼毒。

政治課對我最大的荼毒是,讓我見識到國家竟然可以合法的虛假宣傳。如果中共像他們自己編寫的教科書那樣做,即使我不贊成其理論,也不至於厭惡它,可惜中共說一套做另一套。從此國家在我心中的權威低於公司。公司做虛假廣告會受到法律懲罰,而國家不會。

歷史課對我最大的荼毒是,我開始不明白“歷史”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只好暫且將其當作和“小說”一個意思來理解。新聞中,經常見到中共譴責日本的歷史教科書篡改歷史,可是
在這方面,中國比日本嚴重多了。日本是一個言論自由的民主國家,國內的教科書非政府統一編寫,而是由多家民間出版社自由編寫、出版,各個學校自行選擇採用哪個版本。日本右翼歪曲歷史的影響力,隨著右翼本身的影響力起伏,比如受到日本左派反對的《新歷史教科書》,在日本的採用率2001年約為0.097%,2005年约為0.4%,2009年約為1.7%,這與中國100%採用中共編寫的教科書區別太大了。

對於這些荼毒,我選擇了逃避,我的同齡朋友們也都是同類選擇,高等教育時選商科或理科,除非去國外留學,否則不敢碰文科。平時也不願意和國內的文科生交朋友,覺得在中國學文科就是往腦子裡塞垃圾,不自愛。

不過,只要在國內,選商科或理科也乾淨不了多少。通識方面的課程,中共時不時以障礙物的形象出現,阻礙學習。像是法律基礎,學習憲法時特尷尬,老師對一些問題避而不談,不敢說中共違憲。遺憾的是,我當初太短視了,以為本專業之外的知識沒必要較真。和留學的文科老同學聊天時,經常遇到顯得自己無知的話題,覺得傷自尊漸漸淡了聯繫,沒有趁機多多求教。現在看來,那不是自尊,是虛榮。

我在通識方面的不足,隨著畢業後在工作和生活中愈來愈多的接觸現實,一次次讓我疑惑,思索,然後體驗到思而不學則罔。我困擾於無從下手,我知道我想要的是公民常識,可是總不能從幼稚園開始學。我的需求,蠻中國特色的,身為成年人想要補上從小落下的常識。

我不覺得自己是獨一份,於是搜尋有同樣需求的中國同胞分享的經驗。可是,我用了多個搜索引擎找出來的分享,都不適合我,比如許多吐狼奶書單在我看來就是陳芝麻爛穀子。那些書大都講歷史,請原諒我對歷史的態度,在吐乾淨狼奶之前,歷史對我來說就是小說。對於我沒有親身經歷的歷史,我不願意花時間瞭解,因為我知道我沒有能力分辨真假,時間放在做不到的事情上就是浪費生命。

在我看來,同胞不給力:國內現實中的朋友依然停留在逃避現實階段,網路上的分享不對我口味,於是考慮外援。問了一些民主國家的朋友,很遺憾,除了臺灣朋友,都不理解我為什麼要補公民常識。有幾個歐美朋友甚至建議我去看心理醫生,說中國是民主國家。其中,沒有來過中國的,我放棄解釋了,我沒底氣用網路中的新聞做論據,因為我不知誰真誰假;對於來過中國的,我用GFW為突破點來溝通。

我認為,他們即使因為不懂漢語,對中國現狀瞭解膚淺,至少被GFW攔過吧?可是,我說出GFW時,他們竟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我解答GFW是什麼東西後,他們說GFW是我臆想出來的!當時,我無語了,暫停了交往。後來有幾個向我道歉,他們說之前在中國只住過酒店,上網沒有障礙,一直到租房住,許多網站打不開了,解決問題時才弄明白,當初住的酒店都有VPN,只是沒有額外收費,所以不知道有這回事。

或許是我運氣太糟了,遇到的外國人(除了臺灣人)都是自己生活得好好的,不懂水深火熱的滋味,哪怕是東南亞那些離中國近的國家。還好,我還交往了臺灣朋友。可能是受到中共侵略的威脅,臺灣人多少會關注一下中共如何統治中國,沒有天真到以為中國是個民主國家,至少我遇到的沒有。

向臺灣朋友求教後,其中一個朋友推薦讀余傑的書。他的書,我接觸的第一本是《中國影帝溫家寶》,先接觸這本有兩個原因:

1、不是陳糧
溫家寶擔任總理是在2003-2013年,對我這個1985年出生的人來說,他擔任總理期間,我不是小孩子,即使再厭惡政治,也見過一些新聞,親身體驗過一些政策。

2、免費
德國之聲禁書選讀欄目,整本朗讀了這本書,我可以免費聽。我不需要考慮值不值得買,也不需要違背自己尊重正版的原則偷看盜版。甚至由於這是朗讀,我還不需要單獨花費時間來看,健身時順便就聽了。

聽完很喜歡,書裡沒有不為人知的內幕,論據都公開可查,推導過程描述清晰。這本書讓我覺得靠譜,於是搜尋他的作品。通過他的作品,我又知道了一些同類作家的名字。《我無罪:劉曉波傳》,讓我瞭解到被中共新聞斷章取義之外的劉曉波;《流亡者的書架:認識中國的50本書》,這是本越讀越厚的書,它讓我對其中四十幾本書有了興趣。

搜尋這些書時,我只搜電子書,因為這些書在中國幾乎都是禁書。我的朋友們從海外網購實體書時,能否躲過查禁要看運氣,我對自己的運氣沒有自信。其中不少沒有電子版,有的有電子版但是盜版。找書過程中,我看到有些作者在一些媒體上有自己的專欄,緩解了我找不到正版電子書的遺憾。

找書過程中,我看到其中不少作家被罵。我認為,看他們本人的作品之前,無論罵得有道理,還是無理取鬧,都沒有意義,同理還有書評和新聞,無論是正面還是負面。於是我點開後,只要看作者不是他們本人,不看內容就關掉了。別人說他們的網頁,比他們的作品多得多,開開關關網頁浪費不少時間。由此,我考慮建個網站,匯總他們的作品鏈接,不像百科那麼全面,不理睬外界評價,而且對他們的作品只鏈電子版無視實體書。

我並不是個很無私的人,不喜歡耗費自己太多精力用於助人,但我也不是很自私的人,如果我自己的經驗可以節省別人的時間,何樂不為呢。開心的是,完善網站的過程,也有助於我自己的學習,我將在下一篇分享詳細過程。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