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需道歉,只需聲明

一、所有人都有政治立場
沒有政治立場是不可能的,即使沒有立場也是立場。就拿臺獨來說吧,獨是立場,不獨是立場,中立也是立場。

二、任何立場都得罪人
任何政治立場,都得罪持有不同立場的人。還拿臺獨來說,獨得罪不獨,不獨得罪獨,中立裡外不是人。

三、職業化
我認為,除了從政,任何職業在工作中主動提及政治,都是不職業化的。這不是政治不政治的事兒,是不夠專注的事兒。
不在工作中主動提及,並不是說沒有立場,之前我說過,沒有立場是不可能的。例如無論戴立忍有任何政治立場,我沒有搜尋到他在工作中主動提及,所以我認為他做為藝人是專業化的。

四、職業化遭遇非理性
自己夠專業,別人不夠專業怎麼辦呢?就像這次戴立忍所遭遇的,他沒有以藝人的職業便利向觀眾灌輸自己的政治立場,是被貼上了標籤。

1、消費者
我認為,消費者有權利不專業,因為消費者這個身份並不是職業,消費者有權利不職業化,甚至有權利無理取鬧。對此,職業人士無論道歉與否,都得罪人。道歉得罪認為你沒錯的人,不道歉得罪認為你有錯的人,不吭聲得罪所有人。怎麼辦?這讓我想起有些很腦殘的說明書,例如有些國家的燈泡說明書有這麼一條提示:請不要把燈泡放進嘴裡。

對待腦殘,只好說些廢話聲明,這是沒辦法的事兒。還是拿戴立忍為例吧,他沒有對不起中國,他只是沒有認同中共的價值觀。不認同一個黨派的價值觀,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惜他遭遇到的消費者有一部分不是正常人,於是就只好發表聲明啦。

2、同事
因為同事有不同的政治立場,而影響合作,是不夠職業化的。同理,當同事遭遇不公正對待時,結束合作,夠職業化嗎?

戴立忍被小粉紅圍攻後,片方做出了換主角的決定,這讓我困惑。

如果中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是否撤換被貼了標籤的演員,得考慮此片的受眾中持有哪種立場的為多數,以賣座為原則來考慮。

可是,事實是,中國是一個極權國家,這造成了兩個難點:

一是無法知道觀眾的喜好
中共只允許符合中共價值觀的觀點發佈,與中共不同的觀點被刪除了,民意是什麼無從得知,獨裁黨派綁架了民意;

二是觀眾的喜好無所謂
即使片方想出了辦法來得知觀眾的喜好,也冇用,因為中國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哪部影片在中國淪為禁片完全取決於中共一個黨派的喜好。如果一部影片無法上映,觀眾是否喜歡有什麼用呢?

面對極權國家的市場,正常人應該怎麼辦?怎樣既可以繼續當正常人,又在這種市場獲利呢?這讓我想起另一個問題,為什麼民主國家的公民,要積極幫助極權國家的民眾擺脫極權統治。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