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的敵人未必是朋友,入黨三思

第一總是受人矚目的,搜索民運組織時,我第一個搜到的是中國民主黨,這個在中國第一個宣布成立政黨的民運組織,未獲批准而且組織者們被判刑或流亡海外。搜到幾個域名,有一些是雜米(數字+字母的域名),看到一個域名規整的hqcdp.org,就點進去看了看。

我對其中三個地方有疑慮

一、對政治綱領的疑慮
其綱領第十三條是:“在結束專制制度過程中,追求與中共內部改革派雙贏的目標。”
前陣子我剛看了一些六四紀念文,其中有一些分析指出,六四留下的財富之一是實驗出有一條路是不通的,中共內部的改革派在黨內自身難保,他們沒有能力給民運絲毫幫助。
我認同這個觀點,可是又考慮共黨人數突破8千萬,其中有一些只是為了工作才入黨,在中國有些不錯的工作只允許共產黨員把持。這些人未必擁護共黨,僅僅是為了工作,他們算哪類呢?改革派?他們對政治漠不關心,哪派都不是。
總之,我對共黨掌權者明確是厭噁心態,可是對被裹挾入共黨的普通人,我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心態。

二、對黨紀的疑慮
黨紀中各項處罰很明確,例如“累計三個月以上不參加中國民主組織的政治和社會活動,或累計三個月以上不履行黨員義務的中國民主黨黨員,中國民主黨將給予該黨員黨內警告處分,並免去該黨員在黨內所但任的部分或全部職務。”等等。
可是民主黨會組織哪些活動呢?其中哪一些是必須參加的,哪一些是允許不參加的呢?不僅黨紀裡沒有,網站翻遍了,也沒有。
如果讓我參加有生命危險的活動呢?最壞的結果是,我拒絕所以被開除,還算可以接受。只是我沒那麼多時間可以浪費在“加入一個政黨試一試,被開除,換一個試一試”的循環中,我更喜歡的是這種“對於有危險的活動,黨員有拒絕的權利,不受處罰”,可惜翻遍民主黨的網站,沒有找到,失望啊。

三、對入黨條件的疑慮
中國民主黨黨員入黨條件第五條:“申請人知道中國民主黨被中國政府定為敵對組織和顛覆組織,加入中國民主黨有一定危險,但為了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願意承擔這些危險。”
這一條本身沒有問題,如果保證沒有危險才糟糕呢。眾所周知,中國是一黨獨裁,對其他黨派是鎮壓態度,有危險是肯定的。對於會有哪些危險,我在民主黨的網站上沒有看到,於是到站外搜索。

搜到諸如《美國之音:異議人士薛明凱一家遭追捕》、《紐約時報:薛明凱之父在押期間死亡疑雲重重》、《德國之聲: 異議人士薛明凱之父遭維穩時“非正常死亡”》這一類近幾年的新聞。

民主黨的一員承擔瞭如此巨大的危險,民主黨做了什麼呢?
只搜到一條新聞《中國民主黨美國總部舉辦為薛明凱捐款活動》來源canyu.org,摘一段話:“劉東星主席在捐款活動結束後接受了記者採訪,他說,海外民主運動應當成為國內民主志士的堅強後盾,儘自己所能給他們以實實在在的支持。民主黨美國總部是海外民主運動的草根組織,我們誕生於民眾,紮根於民眾,服務於民眾。我們的信條是做實在人、說實在話、辦實在事。我們不願意因為作秀而給國內的民主人士帶來危險,擔當他們身處危難的時候,我們願意成為他們最可靠的後援力量。”
這位主席確實在給薛明凱支持,支持的力度暫且不論。這位主席名字是劉東星,可是我搜索薛明凱的新聞時,有些報導只說是民主黨,有些報導則明確指出薛明凱與民主黨主席謝萬軍聯繫,加入的是主席為謝萬軍的民主黨。

究竟有幾個民主黨呢?維基百科查到:【

中國民主黨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取締之後,組建者大多流亡海外,有的淡出政治有的繼續從事民主運動,但由於個人理念不一,各個團體都以中國民主黨的名義組建中央,總部等。目前以中國民主黨為名稱的“總部”“中央”大約有七個,這些“總部”“中央”“委員會”實際上互不隸屬甚至互相不能協調運作。

中國民主黨美國總部(CDP2006.ORG
中國民主黨世界同盟(王軍)
中國民主黨網絡陣線(CDP.ORG
中國民主黨總部(謝萬軍)
中國民主黨海外流亡總部(徐文立)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王有才、王軍濤)(2010年4月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宣布再度組建中國民主黨)
中國民主黨聯合總部(海外)(在法國巴黎)】

如此看來,劉東星主席對薛明凱沒有義務支持,他的支持屬於人道主義範疇。有義務支持薛明凱的是謝萬軍主席,可是他做過什麼呢?我搜不到,google搜不到,必應、雅虎等其他搜索引擎也搜不到。他的民主黨官網搜不到,他在社交網站的頁面也看不到,他的twitter甚至是這樣的:

看到這裡,我這個平時不習慣說髒話的人,都忍不住想要爆粗口了。現在,無需理會那些查出真假有難度的問題,諸如一些文章揭發他腐敗。僅僅是他自己的網站,已經能看出這是怎樣的一個人。我作為一個被共黨騙大的,被共黨鍛煉出一定洞察力的人,對謝萬軍以及主席是謝萬軍的中國民主黨總部沒有興趣加入,他比共黨拙劣多了。加入共黨有一定實惠,我都不肯加入,更不可能加入一個漠視黨員人身安全的政黨。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