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雖敗猶榮

知道六四之前,我一直對長輩缺乏敬意。我認爲現在積重難返的局面,是老一輩人的懦弱造成的。我不在乎他們的反抗是否成功,很多大事需要許多次的失敗纍積經驗,問題是他們沒有反抗。
知道六四之後,我知道他們反抗了,問題在我身上,我竟然不知道這麽重大的歷史事件。這種大事,是“我不是學歷史的”這種理由也無法狡辯的。

六四,是老一輩人留給我的寶貴財富,讓我有底氣不用理睬“中國人有劣根性”這種荒唐的思維誤區。

說中國人不團結的,可以查一查全國多少人參加了六四游行;
說中國人沒公德的,可以查一查六四期間秩序好到什麽程度,連小偷都自覺的停止了偷東西;
說中國人怕死的,可以查一查犧牲了多少人;
說中國人不受歡迎的,可以查一查多少國家爲逃亡者提供了政治庇護;
說中國人容易遺忘的,看一看現在中國有多少人冒著被捕的風險紀念六四;
說中國人是功利的,衹以成敗論英雄的,請解釋爲什麽失敗的嘗試依然被人紀念。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