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概念:僞言論自由

香港演員黃秋生曾在微博寫道:「在中國寫中文正體字居然過半人看不懂,哎,華夏文明在大陸已死。」

簡繁之爭由來已久,學術上誰也説服不了誰。他引發的簡繁之爭有趣之處是,爭論中扯出了許多簡繁之外的事情。

說他種族歧視者有之,我在臉書看過帶有他頭像的一張圖,忘記保存了,那張圖不僅說華夏文明在大陸已死,還説大陸人可悲之處。原話我記不清,只記得大概意思是大陸人看不懂正體字,無法接觸共黨之外的言論,因此價值觀有毛病。因爲那不是截圖,我不知道是網友演繹,還是他真的説過。

說他本人不懂文化者有之,列舉他拍的電影多麽低級。

還有說他糟蹋言論自由,甚至說他是僞言論自由。

“僞言論自由”我從未見過這個詞,去查了查,沒有找到。我認爲這是個僞概念,不是因爲我找不到,而是言論自由本來就衹有真,沒有僞。有人說“不要糟蹋言論自由”,我認為本來就是允許糟蹋的。如果言論自由只允許說正確的話,那麽沒有一個人可以擁有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本身就意味著,允許說錯話,任何程度的錯話。任何程度意味著,不僅是學術方面的錯誤,任何方面的錯誤皆可,甚至種族歧視也是允許的。除非種族歧視者在公務員、教師等有權造成不公的職位,會被辭退。選擇某些職業時,職業道德意味著放棄一部分言論自由,否則種族歧視是被庇護于言論自由之内的。

錯,是言論自由帶來的必要代價。如果因爲錯,而管控言論,正確也將不復存在。而且,也無需擔憂這種代價,言論自由本身就有糾錯能力。認爲他說的不對,儘管反駁,這就是言論自由的規則。反駁時,即使錯誤的反駁也是自由允許的,包括“僞言論自由”這種僞概念,哈哈。

自由也意味著自律,自己的個人形象自己承擔。大家平時不敢碰種族歧視,并不是害怕被某部門懲罰,衹是爲了個人形象保持美觀。盡量不説自己覺得不靠譜的話,也衹是爲了顯得不傻。

【自大叻叻叻:黃秋生正體字論,其實我也不支持他,因為我們香港人普通話,中文都爛透,所以也沒有權說"文化",不過,敢言,自由是我們香港核心價值,想不到我們的核心價值在內地會引來一眾攻擊。】

攻擊本來就是言論自由的游戲規則之一嘛,單挑還是群毆一人,怎麽攻都行。甚至跑題,不就事論事,人身攻擊說人家電影拍的不好,這種在我眼中很低級的攻擊,也是被言論自由保護的。



有一大陸網友說:“香港人説話就是言論自由,我們説話就是GCD教的。”

唉,這句話戳痛了我,我也是大陸人,深知在大陸説話總是被屏蔽,比如這句話中的GCD是拼音gongchandang共產黨的首字母。不要以爲他這是爲了省事,大陸的打字軟體設計得很便捷,只打首字母就可以出來常見詞。打拼音首字母一點都不省事,還影響閲讀,大家得猜這是英文縮寫,還是中國拼音。

這種做法唯一的原因是——避開屏蔽。大陸人自認爲說的話不反共的情況下,總是需要琢磨各種方法避開網路審查的誤殺。不確定說的話是否涉及政治時,則是被屏蔽也好,憋著總比被逮捕強。

在這種環境中,即使我是一個很在乎自由的人,平時盡量保護自己不被洗腦,依然時常自我懷疑:“我的某些想法真的是我自己的想法嗎,還是我中了共黨的毒而不自知呢?”我不知道該羡慕某些大陸同胞的自信,還是嘲笑他們中毒太深不自知。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