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墻時,不再有過客心態

不是中國人有沒有必要批評中國政府?
兩個月前,我還在疑惑,海外的民運人士,明明不再有中國國籍,中國政府再不符合他們的價值觀,但是已經和他們無關了呀,還有什麽必要批評呢?
當時我想,或許他們這是爲了發揮自己優勢,他們比中國人安全,不必擔憂被中國政府關押;他們比外族人更熟悉中國,更適合創作中國題材的作品。
當時我在知乎搜索答案,看到的觀點是諸如:討厭中國國籍,扔了就沒必要再關注。就像買了一雙劣質跑鞋,跑傷了脚丫,買雙質量好的跑鞋,把舊鞋扔垃圾桶即可,何必吊起來駡呢?
看到這種觀點,我當時覺得挺有道理的。

可是,現在我的觀點不同了,那不是國籍的事兒。哪怕不再是中國公民,甚至從未當過中國公民的人,都權力批評中國政府,因爲這是人權的問題,不拘泥于一國的内政。這一想法是和更多的外國人交朋友后,聽到其中不定居歐洲的人們關心歐洲難民,不定居北韓的人們關心北韓受到的影響。

跟這些人交朋友前,我聽過也自認爲認同普世價值中的,人權高於國家主權這一點。國家主權是工具,人權是目的,當國家主權爲了維護本國公民的人權而存在,它才有存在的必要。如果國家主權不僅不保護本國公民人權,甚至傷害本國公民的人權,此時不應以國家主權爲藉口,禁止他國的干涉。

說得如此,可是我在墻内的社交網路中,談及歐洲難民時,觀點是爲了本國的利益,應該漠視他國公民的人權,不讓難民入境,不用管外國人死活;談及北韓時,則是五十步笑百步的語氣。我這些觀點都是漠視人權的,和自己價值觀矛盾的。

大約一個月之前,我由於厭倦了爲了不被屏蔽而小心翼翼的打字,將域名解綁國内的平臺,主動跑來墻外落戶,不再自我審核自己的言論。幾天之前,我又棄用了QQ和微信,篩選掉許多國内的朋友。
曾經,我出於對GFW升級的恐懼,有種過客心態,不敢使用國外的服務,害怕GFW升級后,不能使用用慣了服務而生活不便;不敢交往太多海外朋友,害怕GFW升級后,環境不同沒有共同話題而變成陌路。現在我依然有這種恐懼,但是我受夠了那些價值觀迥異于我的平臺、“朋友”、媒體,我覺得即使我肉身出墻之前,GFW就升級到我翻不過去的程度,我也不想接觸他們了,我想要把有限的時間從他們身上節約出來,給我更喜歡的一類人,哪怕衹有短暫的接觸。
我逐漸從翻墻的過客,變成了期望定居的暫住民。漸漸的,我的言論開始符合我的價值觀,這或許就是放棄過客心態的好處吧。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