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是從厭惡到敵視的催化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颠覆国家政权罪

这两条罪名最可怕之处是,颠覆形式包括暴力和非暴力、公开和秘密。這就造成了,在中國因言獲罪的可能性極高。裏面的案例,幾乎都是非暴力的,造成了我對中共的恐懼。

在恐懼中,不同的人會有怎樣的選擇?心理學家阿德勒曾經用面對獅籠的三個小孩來説明。
一個孩子躲在母親的背後,全身發抖地說:“我要回家。”
第二個孩子站在原地,臉色蒼白地用顫抖的聲音說:“我一點都不怕。”
第三個孩子目不轉睛地盯著獅子,問他的媽媽:“我能不能向他吐口水?”

我的個性屬於第一種,可惜引起我恐懼的是中國,我的祖國,“回家”帶給我的是恐懼而不是擺脫恐懼。第二種是我鄙視的,自欺欺人。於是,我無奈的選擇了第三種,向獅子吐口水。不過,獅子是被關在籠子里的,和現實中的中國相反,中國公民被關在籠子里,中共政權在籠子外。這就造成了吐口水有生命危險,看來衹有移民才是保命的唯一途徑。

我要擺脫中國國籍的唯一原因是,我恐懼中共。如果僅僅是厭惡,我不至於想要擺脫,而是改進。有人說,中國經濟這麽發達,何必折騰移民。我認爲,如果因爲説錯幾句話連人身安全都受到威脅,個人的一切隨時會被政權化作泡影。安全之外的金錢,毫無意義。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