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參加民運組織嗎

最近搜索海外的民運資料,總結出大家參加民運組織通常有四點需求。

一、爲了顯得更像難民

我不知道老外爲什麽懷疑中國的難民是假的,懷疑者中竟然還包括華人。中國現在一部分城市經濟并不落後,之所以是發展中國家而不是發達國家,是因爲和落後地區平均。如果中國人是爲了求財,那麽顯然去北上廣深,比去別的國家更便捷。

在一個經濟發達的國家,折騰著往別的國家跑,不是因爲政治,還能是什麽原因呢?不能因爲人數太多了,就被懷疑是假的啊。在一個因言獲罪的國家,人人自危,人數多是當然的。

可惜人家老外還是懷疑,不知道是真懷疑,還是怕被中國難民淹沒而裝糊塗,於是中國難民得證明自己。如果在中國證明呢,有生命危險或者會被限制出境,這輩子就完了。那麽衹好出國后再證明,初來乍到沒有人脈,那麽加入一個民運組織是最便捷的證明方法。這種證明方法很不慎重,但不能因此說人家是假難民,衹是病急亂投醫。

加入民運組織對證實自己是難民究竟有沒有幫助,暫且不説,我認爲用政治庇護的方式獲得國籍并不是好主意。現在中國并未對通過這種方式換國籍的人限制入境,但是未來的事情,誰也説不準。一旦被限制入境,華語優勢無從發揮,無法對家中老人盡孝...種種麻煩接踵而來。

順便說一下,我不明白爲什麽中國難民獲取身份后去中國會被懷疑是假難民,他們敢去是因爲不再是中國人,身爲外國人,被國籍所在國庇護,無需懼怕中國政府才敢去。如果還是中國國籍,才不敢去中國呢!

我是不願選擇庇護的。一個爲了長遠利益,一個是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脅的滋味,對其他更惡劣的國家的難民,感到同情。中國至少是個表面穩定的國家,閉嘴還可以保命,雖然扭曲心靈,至少還活著。而有些國家,即使閉嘴,也活不下去。
雖然有些發達國家取消了政治庇護的限額,但是,稍微一想就明白不可能敞開接受難民,人家畢竟要爲本國考慮。人家接受時,應該感激;人家不接受時,這不是人家的義務,沒有可指責之處。有別的途徑可移民的情況下,把機會讓給更慘的人,比期望人家接受更多難民更實際。


二、抗議種族歧視
已經移民的人,有的爲了在遭受種族歧視時,抱團抗議而加入個華人組織。有的華人組織的管理層眼界廣還好,與其他亞裔組織合作,日裔韓裔華裔...一起。如果眼界窄,就慘了,明明是因爲亞裔身份被歧視,卻只局限于華人抗議。


三、爲了擺脫心理陰影
在中國不敢抗議中共,是爲了保命,難説是謹慎還是膽小。到了一個沒有生命危險的地方,如果還是不敢抗議,就是懦弱得沒救了。爲了舒展曾經的壓抑,不管是真覺得這種做法有助於中國民主化進程,還是僅僅是舒壓,反正沒害處。


四、真的爲了中國的民主化

雖然我覺得這種想法希望渺茫,還是祝福他們。我很羡慕世界各國的猶太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祖國,共同的退路——以色列。無論在別的國家遭受了多大的委屈,都可以選擇去往以色列。

現在中國實行單國籍制度,衹要獲得了別國國籍,自動喪失中國國籍。可是即使實行多國籍,有多少人敢要中國國籍?反正我是不敢要。我見到有些人爲了在兩個國家領退休金,而衹要綠卡不入國籍,保留中國國籍。我是不敢這樣做的,我對這個因言獲罪的國家避之唯恐不及,寧可金錢少些貪心,更在乎人身安全。

如果中國變成民主國家,我對中國國籍又是另一種態度了。那時中國如果實行以色列那樣的政策,凡是華人血統都可以入籍,我一定會積極獲取。所以,不管我覺得成功率如何,我都祝福民運組織成功。

不過我更傾向于參加重心放在所在國的政黨,我認為自己選擇加入的國家,比祖國更值得耗費自己的精力。對於民運將選擇非營利組織加入,因為黨派通常是排他性質的,只可以加入一個。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