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QQ的印象

曾經令我惡心

QQ問世之初,我就對這個滿身贅肉的玩意兒沒興趣。除了聊天,它的每一個功能都讓我覺得腦殘,比如QQ秀,我不明白如果想要秀外形,為什麼不自拍,而是組裝個虛擬形象。就算有弄個卡通版自己的需求,它的捏臉功能也太簡陋了,根本捏不出來漫畫風格的自己,只能捏出陌生人。也可能兩者都不是目的,只是想表明自己的審美觀?可是QQ秀商城的部件全都一樣低的審美觀,與其玩QQ秀還不如說說自己喜歡哪些藝術家。

我想不明白QQ秀有任何存在的必要,我的聯繫人也都不用這玩意兒,聊天時互相看到一個完全沒有經過打扮的只穿內衣的大眾臉,偏偏比自己定義的頭像面積大7 、8倍,讓人兩難——打扮蠢,不打扮也蠢。

幸好它最惡心的時候,MSN尚未沒落,我的大多數朋友更常用的是MSN。

可能它自己知道自己有多麽令一些用戶覺得惡心,於是模仿MSN做出了TM。可惜TM越來越癡肥,最後變得和QQ一樣了。



現在它的品味已經不惡心了,但是本質依然惡心

2014年,它推出了國際版,品味已經不惡心了。可惜同年,3Q大戰落下了帷幕,騰訊贏了。這讓我回憶起,2010年凡是安裝了QQ的電腦,都被禁止使用360。我從未使用過360,我在乎此事是因爲,一個軟體能知道我的電腦里裝了哪些其他公司的軟體,我還有隱私嗎?這個軟體,還管我用哪些其他軟體,這是要掌控我嗎?



無法消除的隱患

可惜,同類軟體,凡是國外的都被墻,國内的競爭者不給力。我和我的朋友們曾經試圖用百度HI、網易泡泡、飛信等國產軟體取代QQ,但是都失敗了。後來已經絕望,不再試圖取代它,而是減少它的危害。

既然擔憂它掌控我的電腦和手機,那就把它的軟體清理出去。
我對電腦就是這麽做的,卸載QQ,使用網頁版。
對於手機,我沒有辦法,我想要只使用電腦網頁版,把它從手機也卸載了,可是登陸網頁版被强制要求用手機版掃描二維碼。

如此咄咄相逼,是逼迫我下定決心徹底決裂。下一篇日志,我分享如何徹底將QQ掃出我的生活。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