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論的時間早學會了

過去,我更喜歡簡體字,所以說抛開政治來看,簡體字更具優勢。可是,簡體繁體本來就是説不清誰更有優勢,喜歡哪個就偏向于尋找其更有優勢的理由,强化自己的喜好。

現在,我用繁體寫部落格已經一個多月,對繁體逐漸適應,對簡體的喜歡降溫,再來看哪個更有優勢,内心開始偏向繁體。

簡體字優點
1、書寫速度快。現代人打字比寫字多,這個優勢在降低。
2、在分辨率低的屏幕上容易辨識。現在屏幕分辨率已經是視網膜水平,這一優點無用。
3、用墨少。用電子紙豈不是比簡體字更用墨少。


繁體字優點

1、更有規律,容易學習。
乍一看,繁體的筆畫更多,可是把漢字里重複的部件看作字根,簡體字根更少,更需要爲了某字單獨記憶一些毫無意義的抽象符號,而繁體則是有規律的組合。

2、歧義更少。
簡體并不僅僅是簡化了筆畫,還去除了一些漢字,一簡對多繁。比如,“船只靠在港口”這句簡體有兩個意思:船隻靠在港口,船衹靠在港口。
簡體若是想要減少歧義,衹好説話囉嗦一些來補救,”筆畫少,多寫幾個字“和”筆畫多,少寫幾個字“,究竟哪個更有效率呢?

3、提升閲讀速度。
簡體衹是寫字快,閲讀速度并不如繁體,比如,本店設有充電器,本店沒有充電器,用繁體一目瞭然。用簡體則是本店设有充电器,本店没有充电器,究竟有沒有可得看仔細。
現代社會,閲讀量比寫字多得多,更容易寫重要還是更容易讀重要,答案很明顯。
我曾經以爲簡體更利速讀,可是愈來愈見習慣繁體之後,刨除習慣因素,愈來愈感受到繁體利於閲讀。

我過去説過,文字趨于簡化是文字發展的規律,那是因爲我對歷史外行。後來,我查詢自己的姓氏的甲骨文寫法,竟然看到甲骨文才是最簡化的寫法,“畢”這個字是越來越繁體。我又查了一些字,看到文字并不是我想當然的愈來愈簡化,有些字愈來愈簡,有些字愈來愈繁,簡和繁都不是目的,更規則更少歧義更容易閲讀才是真正的發展規律。

共黨推行簡體字之前,就有草書和俗體字,但是正式場合依然是繁體當道,并不是沒有原因的。如果草書和俗體比繁體更具有優勢,那麽不用共黨來整理和推廣,早在共黨甚至早在國民黨搞簡化之前就替代繁體了。之所沒有替代,是因爲繁體已經是一套成熟的系統,即使筆畫多不利快速書寫,大家在沒有解決歧義和分辨的方案替代時,也衹好用著。

如果需要簡化漢字,那可是浩大的工程,并不是搞成現在這套簡陋的簡體字就可以完工了事的。


除去單純的文字因素,還有政治因素。政治并不是想躲就能避開的,滲透了生活中的一切。如果只考慮文字本身,即使繁體字有萬般優點,也抵擋不過習慣。可是由於政治因素——共黨審查言論,中國大陸的人文領域是在戴著鐐銬跳舞,創造力受到嚴重壓抑。當我看膩美劇英劇,想要看看華人的書籍、影視時,產自中國的作品不是被共黨毒了就是被共黨閹割了,所以香港、臺灣、澳門等才是首選。

有時看到繁體,并不是簡繁轉換軟體能解決的,視頻中的廣告牌、指示牌等,經常沒有簡體字幕。我沒有學習過繁體,遇到簡繁字形接近的字,能看懂。遇到大段的文字,簡繁字形不同的也能結合上下文猜懂。可是當簡繁形態不同的繁體字在短語中出現時,我就看不懂了。

僅僅爲了軟體無法解決的這一點點範圍,而學習繁體字值得嗎?我覺得值,因爲簡體字衹有2235個,算上一簡對多繁,我需要學習的繁體字不超過三千個。學習的目標也不是會寫,而是能看懂,即使我寫字遺漏些筆畫也無所謂,我考試時不需要用繁體,衹是日常閲讀使用。這就造成了,學習成本極低,每天用零碎時間,隨便學幾個,寫一寫衹爲了熟悉,沒有記憶負擔,隨隨便便就達成學習目標。

考慮到不過是不到三千字而已,再來看簡繁之爭,覺得真是浪費時間,把爭論的時間用來學習,早學會了。衹是文字的另一種形態,又不是學一門外語,而且才不到三千而已,一天玩十個,不到一年就都玩過了。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