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FW有道縫,因此感恩戴德?

中國有GFW,但是這堵墻可以翻過去。中共為什麼建了一堵可以翻過去的牆呢?
前陣子看到這麼一種說法,把​​我噁心得夠嗆:“你真的以為一個國家不能真的禁嗎?只是不值得,也有可能故意露出一條縫,讓一部分人試試我們國民對國外看法的反應。有鬆有緊,更何況很多外媒對中國的報導真的很黑,所以才有人說來到外面後更愛國了。而且,不過說實在的有些報導還真的很受傷啊,畢竟看到人民在一些事上很苦,也有憤怒,但是國家大,人又多,還真是不好管理。”

我可從來沒有以為把持了全國財富的中共,傾一國之力無法把牆建得嚴絲合縫。我聽過有人說,因為VPN除了翻牆這種非法用途以外,更多的是辦公這種合法用途,所以中共不可能禁VPN,那樣會損害用於辦公的用戶。可是我翻牆這麼多年了,見識了不少VPN被中共幹掉。我才不相信中共會在乎公眾的合法利益。他們想做的事,何時顧及過別人。

我認為中共在技術方面有足夠的能力建一堵沒有縫隙的、翻不過去的牆,也相信他們有這種膽量。至於為何故意露出一條縫,我就只有猜測了。

試探國民?
有這種可能。對此,我見過有些人因為覺得被試探了,就覺得中共在乎國民的反應,有種受到重視的感覺了,於是感恩戴德了,開始跪舔了。真是噁心得我平時飯量降低,減肥好幾斤。
無論任何原因放開的縫,都不應感謝中共,這就像綁架。綁架者把我們關起來(建立了GFW),偶爾允許我們透透風(翻牆),我們就應該感謝綁架者給了我們自由嗎?自由原本就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是他們將我們天生就具有的權利給剝奪了,我們應該感謝他們剝奪得不夠徹底麼?
我也不理解為什麼有人喜歡被試探。我見到聖經記載,上帝為了試探一位信徒是否虔誠,讓他將自己的兒子獻祭(殺死),這位信徒把兒子綁起來,下刀時上帝把他兒子和羊換了位置。雖然是皆大歡喜的結局,但是我因此決定絕對不信仰基督教。我認為被試探是傷害了我作為一個人類的尊嚴,凡是試探我的,都不配得到我的尊敬。不僅信仰,方方面面我都是這樣的價值觀,比如有時原本喜歡的女人問我愛不愛她,我肯定回答不愛。只要做出試探這種行為,就注定了會獲得我的厭棄。
我寫這段話只是為了尋找同類,對於那些自尊低下的人,任何人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


“很多外媒對中國的報導真的很黑...真的很受傷...”這些說法真是搞笑。我經常看外媒,沒覺得人家在黑中國,人家總是黑“中國政府”、“中共”,而不是黑中國,黑中國人。我一點不覺得受傷,而是感激人家肯幫中國人說些公道話。
偶爾見到一些小媒體黑中國人。發達國家對媒體不像中國那樣管控,而是有言論自由,所以遇到一些格調低下的小媒體,也是難免的。但我有足夠的判斷力,沒有玻璃心到被一些小爛媒體給碰觸了心。
大家可以說基督教壞話,也可以說佛教壞話,可是某一個宗教,罵它就會被炸。我可不想中國也成為一個不能被罵的怪物。遇到被罵了,我想反駁時,就會留言對罵,不想反駁就會點個“踩”,而不是躲到牆後面去。我也不認為大部分中國人都脆弱到需要有一堵牆用來躲,不想看某個媒體,別訂閱它不就行了嗎。難道是,厭惡一個媒體,但忍不住犯賤就是喜歡訂閱來被罵,於是需要一堵牆幫忙剁手?


“國家大,人又多,還真是不好管理。”他這句話配上他後來說的“如果沒有愛國教育,品德教育,以後大家都分崩離析,福建國,上海國,四川國。。。你想要這樣的嗎?”
放在一起看,真是喜感。感覺大了不好管理,還不想分裂,有病啊。
另外,我認為愛國不是洗腦洗出來的,而是這個國家有可愛之處才配得上被人愛。
愛國也不是道德綁架,愛和不愛只是個人私事。國家的強盛也不建立在國民愛不愛它,而是國家的製度,能讓不愛國的人正常的日常生活也在不知不覺中為它的繁榮出力。
當一個國家不能維護國民的人權,反而成了剝奪人權的兇手,那麼它分崩離析又怎樣!人沒有必要為了愛國而愛國。有些人口口聲聲愛民主愛自由,遇到被愛國主義綁架時,就會暴露出,其實不是那麼愛自由,不是多麼愛民主。送他一個笑話。

【一記者到牧區碰見了一個放羊娃,於是有了下面一段對話:
記者:“小朋友,你為什麼放羊呀?”
放羊娃:“ 賺錢!”
記者:“那為什麼賺錢呀?”
放羊娃:“娶媳婦”
記者:“娶媳婦又是為什麼呀?”
放羊娃:“生娃!”
記者:“生娃然後呢?”
放羊娃:“放羊!”】


還有人因為習近平的家庭曾在文革被迫害,他上台後反腐,於是以為他做什麼都是好的,牆也是好的。這種邏輯真是醉了。

還有人以為中國有一群技術宅,所以國家防不住。我認為,少數技術宅根本無法和國家機器對抗。

還有人以為現在能翻過去,所以未來會漸漸開放。我想,說這話的人是90後吧。我作為80後,經歷了牆越收越緊的過程。這不是愈來愈開放,也不是鬆鬆緊緊,就是愈來愈緊。現在能翻,更像是溫水煮青蛙。


還有人認為,牆可以防止中國人中比較傻的那一部分出去受到外媒驚嚇,以及說傻話給中國丟臉。我認為,這種人的自我感覺真是太好了,好到竟然敢歧視同胞的程度,好到敢判斷誰配不配到牆外的程度。我看到這種人還好意思說,中國最大的問題是不團結。
我倒是認為,應該儘早推倒牆,讓大部分中國人的聲音都發出來,免得這小部分太明顯,讓這一小部分給全體丟了臉。


“我不覺得,你難道認為一個小學生就懂得是非嗎?那也是父母的作為影響孩子,至少我的一些性格由我父母影響我的,如果外面都是一些負面信息,我們如何自信,認可自己是個厲害的人,老實說過去我對上老外就會覺得我比較弱,或低一等,後來才改的。三人成虎,外媒有些說的很中肯,但也後很多很偏激。你一出去就遭到一群人罵,誰能受得了,至少如果我小時被這樣,我會有陰影。我現在大了,有認知,所以不怕。當然,難聽點可以說是洗腦。”
我翻牆數年,沒見到都是負面信息,而是什麼信息都有。不明白這人有多麼惡劣的瀏覽習慣,才會只見負面信息。
我小學時,不會翻牆,但是本能的對於只有一種聲音感到懷疑,因而不想往腦子裡存,去找別的事情玩,否則真是對判斷力的一場災難。我認為在是是非非中才會學會分辨是非,而不是洗一洗再去正常環境。這個人說的話,明顯證明了,被洗腦後哪怕到了正常環境,也很難恢復成正常人。
低一等的感覺,我有,因為中國有牆,暴露出中國人目前沒有能力解決本國被一黨獨裁,確實顯得政治能力弱。但我想不出為何要為這牆、這政黨辯護,因為被迫戴了鐐銬,這鐐銬讓自己丟臉了,所以就要為鐐銬辯護,說它是首飾?這樣就自信了?這一點,我想要學習非洲裔美國人,他們不為曾經為奴而自卑,而是為自己打破了奴隸製而驕傲,為此還創作了不少作品。
三人成虎,我沒在外媒中遇到,人家從哪種角度說的也有。只有中國的媒體都被中共控制,都是一個聲音,倒是真正的三人成虎。謊言說一千遍,就成了真的。於是我現在養成完全不看中國媒體的習慣了,哪怕說真話,我也見不到了,因為我怕被洗腦。我自信但不自負,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在謊言中維持頭腦清醒。


“香港的事本質沒錯,但是當你圍堵那兒40多天,這是要幹嘛?同理64.所以不要過分。反過來看看西方,那可是開槍的。我原先也有點像你,但看得關於中國模式的評價多了,你會改變的。中國有很多問題,都要解決,但也得給時間。這是我的看法。民主也好自由也罷,以後都會有,是時間問題,這個是必然。看看西方用了百年時間到現在還在改善,我們如何能一步到位。我對國家充滿希望。不用老覺得外國的月亮特別圓。”
中國確實需要時間,但是這時間是用於改變的,而不是等待,更過分的是,這人不是等待,而是為過去的錯誤辯護。如果大家都不去推動,歷史會依照慣性走下去,而不是自動改變。想一想中國的封建制度延續了多久,就知道慣性的力量了。
我不認為中國將來一定會沒有,或者一定會有民主,這要看大家的推動力量能否對抗慣性,說不准。我對此持有悲觀態度,因為政府連面對歷史的勇氣都沒有,六四至今還是禁詞,而發達國家的黑歷史世界各國敞開談。這種態度持續下去,未來哪個國家更黑暗,明擺著的。
我不認為老外的月亮圓,老外有很多種,有些國家比中國還黑暗。現在是發達國家的月亮特別圓,承認人家的更圓,挑揀些用得上的,學來再超越不好嗎。幹嘛睜眼說瞎話,一定要在否定別人中獲取自信呢?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