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不團結嗎?團結會被捕!

我小時候,由於社區所在路段夜間施工,噪音巨大而吵醒。我向環保局投訴,對方回答施工是符合規定的,掛了電話。我又查了《青島市環境噪聲管理規定》,再打電話逐條反駁,對方還是回答,施工是符合規定的,再次掛了電話。我又打了市長熱線等各種管得著的部門的電話,都不管。最後,我到施工現場,和工人聊了聊。工人也不想半夜加班,他們也是被迫。於是我們演了一場戲給工地負責人看,我說如果要施工,就從我身上碾過。工人故作沒有辦法的樣子,施工負責人只好暫停了施工。整個過程,鄰居們一點反應都沒有,我有種錯覺,整個社區就住了我一個人。

第二天,我寫生後回家,鄰居姐姐過來幫我拿畫夾。我和她說,我很奇怪鄰居們都是怎樣的人,平時熱情主動的幫助我,就像你現在這樣,可是昨夜像是都出門了。她說,她昨夜想要參與,被父母給攔住了,老一輩的人很害怕政府。我問,他們膽小嗎?她說,不,他們只害怕政府。她曾經半夜回家被陌生男人尾隨,遇到鄰居大叔,大叔將陌生人呵斥退了,說明他們並不膽小。

當晚,外出旅行的父母回家,批評了我,給我講了一堆文革故事。我那時覺得,老一輩人還生活在過去的陰影中,現代的中國已經不是過去的中國了。

可是,後來見到一些朋友因為參與公益組織被拘留和警告,我才懂了老一輩的怯懦。

中國有這麼一條罪名:非法集會、遊行、示威罪(刑法第296條),是指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未依照法律規定申請或者申請未獲許可,或者未按照主管機關許可的起止時間、地點、路線進行,又拒不服從解散命令,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

申請想要獲得許可,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有關部門們,頭頭腦腦都不想承擔責任,對於沒有後台的民間組織一律不予批准是最偷懶最沒責任的明智選擇。而對於未獲批准的任何組織,哪怕是公益組織,一律搗毀是對一黨獨裁最沒有隱患的選擇。

小時候,最討厭的課是歷史。我聽過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覺得很有道理,於是不願意把別人的瞎編往腦子裡存。現在,我認為如果能獲取多角度的“瞎編”,可以從中拼湊出接近真相的樣貌。再就是,有些身邊正在發生的事情,未來就是歷史。而這些,由於我自己親身經歷,甚至節約了尋找本來樣貌的過程。

我經歷的哪些事情有價值成為歷史呢?我親自做的沒有,我的朋友們組織或參與過公益組織,做過一些公益事業,我親眼旁觀過。我當初由於自私,沒有參與過,但我對他們的努力充滿感恩之心。他們曾經做過的事情和作品在中國都被屏蔽和刪除了,可他們發聲時撕扯出來的空間,讓我免於窒息,借用魯迅先生《無聲的中國》一段話來描述他們帶來的益處:“中國人性情是總喜歡調和、折中的。譬如你說,這屋子太暗,須在這裡開一個窗,大家一定不允許的。但如果你主張拆掉屋頂,他們就會來調和,願意開窗了。沒有更激烈的主張,他們總連平和的改革也不肯行。”我覺得任其消散是很可惜的,想將其記錄和歸攏作爲紀念。

我依然是個自私的人,我並不想冒著人身安全的風險去發起什麽組織或者活動,我也不敢在墻內做這件事,我打算選個被墻的平臺,建個部落格。如果有誰有幸見到,就見到吧,我設置爲公開,但我並不打算宣傳。我不確定墻外一定安全,低調些,生命是寶貴的。

跟朋友們商量時,他們都覺得是在送花名冊給政府。我不明白,既然他們都被捕過了,明顯已經是政府監控名冊上的人了,怎麽會有這種擔憂。不過,畢竟我沒有他們的可怖經歷,我沒有資格苛責他們的謹慎。

現在這些朋友,已經不參與任何組織,每個人獨自的爲改善這個世界,做出各自的努力。我祝福他們。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