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繁轉換VS簡繁翻譯

簡體和繁體並不是一一對應的,搜“簡體+繁體+錯別字”就會找到一堆:
干:對應三個繁體字:(干)涉,(乾)燥,(幹)部; 
后:對應兩個繁體字:(後)面,皇(后);
系:對應三個繁體字:唔(系),關(係),聯(繫);
...

設計簡繁轉換軟體時,有的設計者註意到了這些不同,有的沒有;有的雖然考慮了這一點,但是根據前後文判斷的效果並不好。於是,不同的簡繁轉換軟體,轉換出來的錯別字數量不同。
根據我的經驗,搜“簡繁轉換”找到的軟體,錯別字都挺多的。而用各種翻譯軟體,比如google翻譯、必應翻譯等等,進行簡繁翻譯,錯別字的概率大大下降。

不過,雖然叫做翻譯,其實只是把轉換的活兒做得更好,用詞習慣並未翻譯過來。比如大陸的博客,在台灣叫做部落格。搜尋“大陸+台灣+用詞差異”找到的比錯別字多得多,更糟糕的是,觀點不同。介紹錯別字的文章,列出的字數量相同,觀點相同,說的方式不同而已。介紹用詞差異的文章,不僅收錄的詞數量不同,觀點也有差異。具體的事物,例如大陸叫網絡,台灣叫網路,這一類詞大家觀點一致。抽象些的事物,觀點就不同了。

《兩岸語言之差異》(發表於浙江日報2010年5月26日)說:“在大陸,'質量'這個詞是評價商品時用的詞彙,而台灣人則用作評價一個人的道德。假若你在台灣人面前談論'這件衣服質量太差',他會滿臉錯愕:一件衣服怎麼會有道德問題呢?”
我請教台灣朋友,得到的答案是,“質量”這個詞用法沒區別,有區別的應該是“品質”。

不知何時翻譯軟體能把用詞差異也考慮進來。用詞這件事,暫時是不能依賴軟體。好消息是很多用詞差異,根據上下文,雙方都能看得懂,所以可以偷懶不用學。我只需注意個別特殊的詞,用了會出醜的詞,比如“哇塞”原是流行於台灣的閩南粗話。 “哇”就是第一人稱代詞“我”,而“塞”則是一個表示性行為的動詞,相當於北京話的“操”、上海話的“戳”、山東話的“日”。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