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死魏則西的兇手不是百度

百度是一家沒有人性的公司,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說它殺死了魏則西,實在是高看它了。因為,即使受害者粗心到搜索性命攸關的事情竟然只用了一個搜索引擎,也不會粗心到不看醫院資質。這件事,最令我驚恐的是,治死魏則西的醫院具有合法資質。

江湖騙子合法偽裝成良醫,這個漏洞在哪裡?即使不會翻牆,國內的媒體和私人評論也給揭開了答案。軍隊是個獨立王國,其中包括醫療體系。軍隊醫院為了盈利,把科室出租。騙子租來後,出了任何問題,地方政府是無權力監管的。

GFW之內的評論,只能看到挖到這一層,但是只挖到這裡就足夠了嗎?這個漏洞不是近年才有的,政府允許軍隊經商從1985年就開始了。而後,政府也認識到這種做法不妥,逐步整頓:
1991年,軍委規定師(含)以下作戰部隊不准經營企業;
1993年,軍委決定軍以下作戰部隊不准經商;
1996年初,軍委決定進一步清理整頓全軍的生產經營,剝離地方挂靠企業;
1998年3月,軍委又決定非作戰部隊也不搞生產經營;
1998年下半年,全國范圍集中開展打擊走私活動中,徹底調查、停止軍隊、武警部隊的一切經商活動;
... ...

太多了,不一一列出了。反正,整頓的效果大家已經看到了冰山一角——2016年的魏則西事件。

如果軍隊經商這事早整頓好,騙子就沒有機會藉助獨立於監管體系之外的軍隊獲取合法資質。只要在體系之內,即使我國的醫療監管體係有著種種的不足,但也沒有不足到給騙子合法資質的程度。那麼,即使百度為了錢,什麼都能賣。即使魏則西粗心,用且只用了百度,搜到了這家騙子醫院,可是他會相信一家三無醫院嗎?百度衹是讓魏則西看到有這家醫院,真正讓魏則西敢在這家醫院就醫的是“三甲醫院”這個資質。

為什麼軍隊經商從1991年開始,至今沒有整頓好?這個問題,GFW之外可以搜到許多深層次的思考,例如美國之音對此事挖到了製度的層次,認為如果缺乏公民的監督,任何監管部門都是形同虛設,而民眾的監督需要言論自由和司法體係等一系列的支持,還拿美國的製度來對比,舉例為何美國有很多私人醫院卻沒有發生這類事。

而GFW之內,大家可以暢所欲言罵百度,也可以暢所欲言罵軍隊經商,再往深層想——軍隊經商整頓起來巨慢,是什麽造成的?置疑制度,就觸及到GFW了,會被屏蔽。

不僅僅魏則西事件,任何事在國內的評論注定是膚淺的,想得深的都被屏蔽了。比如,習近平反腐本身是好事,可是他一個人的力量能揪出多少貪官呢?他如果真想解決腐敗問題,為什麼不解開對言論的封鎖,允許民眾參與呢?再比如,爲什麽政府封殺任志强等普通公民對政治的評論那麽快準狠,封殺虛假醫療廣告以及解決軍隊經商卻效率低下呢?

民眾一旦置疑制度,就會有種種的需求:公開制度、討論制度、參與製定制度、監督制度。政府就會處於民眾的監督之下,增大了掌權者謀私利的難度。所以,草民受害了,就等青天大老爺明察秋毫吧,至於那些由於青天大老爺效率不夠或者眼睛死角沒有留意到而死去的人,寧可多死人,也不會鼓勵民眾自救的。草民的生命,哪有掌權者抓緊權力重要呢?

我很驚訝有些人說,沒必要翻牆,沒有感覺到受到牆的束縛。他們究竟是膚淺到何等程度,以至於沒有觸牆呢?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注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