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什麽從lofter搬到blogger

我原先把lorac.net綁定在lofter,解綁的導火索是服務器抽風。或許不能叫做服務器抽風,因為我打開同服務器同IP的博客試了試,鄰居們都好端端的。也不是被墻,墻內墻外都打不開。
一開始,我沒以為是lofter的問題,我既沒有收到通知提示故障,也沒有見到其他鄰居也打不開。我開始從域名解析排查,一整套檢查忙乎下來,沒有查出故障在哪裏。

和一些博主討論此事,有位博主告訴我,我可能被隔離審查了。他經歷過隔離審查,雖然他是租空間,我是托管給lofter,但癥狀一個樣。他打電話問空間商,得知:神秘的有關部門認為他所在的那臺服務器內容欠妥,讓空間商趕緊搞定,否則把服務器墻了。於是空間商逐步排查,把疑似敏感的網站暫停。檢查沒問題的網站,會悄悄的正常了。這種事情是見不得光的,所以,不會通知客戶。

我不知道我經歷的,是不是他說的這種事。在墻內寫博客,就像生活在鬼片之中,時不時鬼打墻,出一些找得到答案和找不到答案的幺蛾子。
我現在的心情,堪比下圖這位仁兄。

這是喜劇片《九品芝麻官之白面包青天》的截圖。
為了不被墻,我想過很多辦法。比如發文之前先用河蟹檢測器,找一找有沒有敏感詞,把敏感詞換一個詞來表達,諸如把“政府”替換為“朝廷”。這招變得越來越不可行,不僅檢測器的詞匯量擴充速度不及GFW的生長速度,而且越來越多一看就跟政治沒關系的詞被列為敏感。這樣下去,沒法正常說話了。
於是,我又找了一個懶辦法——托管。
綁定lofter後,經常被通知,某篇文章被屏蔽。比如下圖這樣

在我預料之中,符合我丟卒保帥的目標。可是我想不到的是,自己主動躺到案板上,任憑審查人員來切,我都做到這份上了,還會整個博客時不時打不開。和古代那些自己切了,卻不被允許入宮當太監的閹人,一樣的心情啊。

我想要博客被墻外墻內都看到,所以委屈自己。可是得到的結果卻是,時不時墻外墻內都看不到我。經常的被朋友打電話:“你的博客打不開了,擔心你人出事,所以打個電話問候。”
為了免得朋友擔心,我還是找個不抽風的環境吧。這不是lofter的問題,墻內環境整體抽風。既然騎在墻上不可行,那麽我明確倒向一方。

倒向墻內,需要備案等等等。倒向墻外,很簡單,只要舍得放棄墻內的讀者。
原先,我的朋友全都是習慣翻墻的。自從寫博,認識了各種各樣的人,其中有不會翻墻,或者不習慣翻墻的,這些人,我覺得不僅翻墻這一個習慣不同,我們不同之處太多太多,多到無法成為朋友的地步。所以,我現在的朋友們也都是習慣翻墻的。和不翻墻的人們接觸之前,我想要有各種朋友,接觸後,我對不翻墻的人沒有好奇心了,舍棄就舍棄吧。
這就是我搬來Blogger的原因,和Lofter無關,只和GFW有關。至於為什麽沒有選擇Tumblr,只是我對Google感覺更熟悉一些而已。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