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翻牆卻又愛民主,有多矛盾

不翻牆的人有很多種:

有的人不知道有牆
我認為這樣的人只是不夠走運,尚未遇到過涉及翻牆的言論。

有的人不會翻牆
我知道由於GFW的升級,以往有效的方法或者徹底失效,或者時不時失靈,所以,我理解這些人摸不到現在有效的方法,也理解一部分人由於試了一些失效的方法而灰心放棄。

有的人政治冷感
我理解他們,對於無法改變的事情,知道多了徒增痛苦。我起初就是這種人,即使翻牆也只是為了獲得些學術資料。那時我並不痛恨有牆,只是痛恨牆不夠精準,總是誤殺政治之外的東西。如果沒有學術方面的需求,娛樂的東西牆內已經夠多,根本看不完,衹是玩確實沒必要翻牆。

眾多不翻牆的人中,我只不理解一種——他們的言談顯露出對政治的熱心,而且是對民主的熱愛(如果是熱愛專制,不翻牆就對了),他們也知道有牆,以及翻牆的有效方法。

好奇這是怎樣的一種人,他們真的愛民主?還是假冒偽劣的?
搜索了一番,如果有令我信服的答案,我就不用親自動手了。
找到一篇《不翻牆的“自由派”》
鏈接https://iyouport.com/archives/50482
完全解開了我的疑惑,這種“自由派”只是葉公好龍而已。

我的筆記(非原文,我對原文觀點按自己理解進行了總結):
偽自由派特徵
1、偽自由派有奴性。
他們其實並不想要自由,不厭惡被審查和過濾,他們雖然和共黨政見不合,但只是渴望更好的奴隸主而已。

2、偽自由派不知道什麼是判斷力。
偽自由派在牆外看到假消息時,就會偏執的以為翻牆對判斷力無用,他們不知道有比較才有鑑別。他們不明白,翻牆不是為了去尋找另一個可以不加思考予以信賴的對象。
他們不會因為找不到多角度的觀點而抓狂,他們真正想要的不是比較,而是一個靠譜的權威給出正確答案。

3、偽自由派不知道自由的定義。
他們會說出“我有選擇不翻牆的權力”這種邏輯錯亂的話,身處囚籠,說自己有待在囚籠中的自由。

4、偽自由派跨墻搬運衹是爲了提升自己的知名度,不是爲了自己思考和幫助別人,一旦知道跨牆搬運違反了《網絡安全法》,就放棄翻牆。

5、偽自由派的日常習慣讓他們成為極權易感人群。
他們缺乏主動性、自省能力過低,雖然反對目前的權威,但屬於極權易感人群。當極權整容一番,以一種更精美的面貌呈現在他們面前時,他們最先中招。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