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同性婚姻不可能合法,別的領域也同樣,除非

閱讀舊的新聞,有一些不同於新聞的樂趣,現在塵埃落定時回頭去看,會豁然開朗。

舉個例子,2013年冰島總理訪問中國,央視並未按照過去對外國政要來訪的常例報導,而是刻意避免提及總理的合法同性夫人,甚至不給予這位總理夫人任何畫面。
中國媒體的做法,受到了各國媒體的嘲笑,不過美國媒體嘲笑時,有些中國觀眾留言諷刺,美國和中國一樣都是同性婚姻不合法的國家。
現在,美國同性婚姻已經合法了,中國依然不合法,回頭看這些評論,真是喜感。

我觀察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進度,和國家領袖是政治家還是政客有關係。

政治家認為自己有義務引導民意,了解民意但不迎合民意,真誠表達出自己的政治理念。公民中讚成這種理念的人們就投票給他。
政客為了當選,刻意迎合民意。我看不出政客和演員的區別,或許區別就是演員聽從導演,政客聽從民意調查的數據。

對於同性婚姻,政治家中的保守派會提出民事結合等鋪墊,一步一步穩健的改進,逐步過渡到同性婚姻合法。激進派則會一步到位,如果民眾的觀念確實達到了可以接受的程度,則只體現出效率高,而表現不出過渡不平穩。

政客則是聽從數據,只有國內民眾多數贊成同性婚姻合法,才會跟在民眾屁股後面提出合法。曾經,美國民眾對於白人和非洲裔通婚多數不贊成,但是美國政治家推動了其合法化。現在的美國已經不是那時的美國了,於是現在的美國,同性婚姻合法進程在發達國家中是走得慢的。

但是,無論是引導民意還是跟隨民意,同性婚姻或早或晚總會合法。在哪種國家不會合法呢?壓制民意的國家。不僅2013年冰島總理來訪這樣開闊國民心態的機會,刻意隱瞞一些內容,還有2015年《奇葩說》這個系列節目“該不該向父母出櫃”那一期被禁播。不僅僅這2次,這只是我知道的2次,還有太多太多我這個拒絕看牆內媒體的傢伙不知道的事情。

既不引導民意,也不跟隨民意,而是阻礙民眾自發的進步,讓民意停滯。所以,中國人啊,請不要天真的期待中國同性婚姻合法,也不僅僅是同性婚姻這一件事,其他的事情也同樣。在爭取這些更高層次的權力之前,有一些更基本的權力是必須先爭取到的,比如言論自由等基本人權,否則一切皆不成。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網站Lora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