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這些事兒之-被屏蔽

為什麼一篇既不違反國內法律,也不違反各大平台大同小異的規則的文章,會被屏蔽呢?

這事兒我沒確切的答案,只有個大致的推測。

不違法也不違規,卻被屏蔽,那麼顯然,執行的標準和公開的不同。

是執行的人為了私利,一層層給執行走樣了嗎?比如宋朝王安石變法,青苗法明明是利民的,民眾可以向國家貸款,只有2分利息,遠遠低於當時民間借貸。可惜吏治掉了鍊子,一層層加下去,2分變4分,4分變8分...最後是民間高利貸的好幾倍。可是,這種事情在互聯網時代是不可能發生的,上下層之間信息的通路在技術層面已經打開,上層定的規矩通過各種信息渠道,原樣傳遞到各層,欺上瞞下早已成了老黃曆。

不關執行的事兒,那麼就是製定的標準本就是模糊的,也就是說,除了公開的標準,還有一套沒公開的標準。把這個答案帶入過程,看看能不能理順。有關部門下達的審查要求,標準是模糊的。各家公司在摸不清標準的情況下,從松,可能導致整個網站被朝廷屏蔽掉,公司賠不起,而標準執行,卻又沒有確切標準,無從下手。於是乎只有一種選擇,從嚴執行。體現到審核人員的獎金上,就是錯殺一篇不違規的文章,罰的錢極少,甚至不罰;而放過一篇違規的文章,罰的獎金很多。體現到咱們用戶身上,就是一些文章莫名被屏蔽。

代入後能講通,可是為什麼搞些模糊的非公開的標準呢?如果公開透明,會節約不少成本,比如我這樣習慣於遵守規矩的公民,從來不參加遊行,因為我看到法律明確規定,公民有遊行的權利,但是行使這個權利必須得到當地公安部門的批准,所以,我就連試都不試了,我自己省了時間,有關部門也省了時間。不明確禁止,公民們浪費時間去做,公司耗費成本去刪,有關部門費事審查,何必呢?

至於各家公司為何嚴的程度不同,比如我在Lofter和微信公眾號被屏蔽的文章,在新浪微博沒事。我估計跟成本有關係,盡量去觸摸那摸不到的標準,明顯要花費更多的管理成本,哪有粗暴的一刀切省事兒。用戶不停增長的上升期,通常不願意多花成本討好用戶。一般是高增長的美好時光過去了,用戶量下滑了,才重視用戶體驗。

Carol原創,如需轉載請註明首發站Lorac.net